搜尋

田野調查研究室

Field Research Studio of Tamsui ,Tamkang University

標籤

經略志

第二個故鄉─竹圍

2011 年 10 月 30 日,因現實資源不足,小銘哥決定將位於竹圍的競選總部關閉,並為熱情的竹圍鄉親、及剔除所有利害關係、擺脫地方政治派系影響後,仍願意支持他的朋友辦了一場「竹圍總部告別派對」,宣告竹圍競選總部正式走入歷史,在這場派對中,人們吃著東西、聊著天,雖有不捨,但仍互相打氣,使派對中充滿了溫暖的人情味及對未來積極的展望。

小銘哥的阿嬤家─店子後

狹巷內,昏暗的小店裡,傳來陣陣愉悅歡唱的歌聲,人們嘴裡啃著瓜子、吃著花生、手拿啤酒、熱茶,開心地聊天、唱歌。這已不是第一次來到小銘哥母親開的卡拉OK店,但這裡的氣氛卻總是如此輕鬆歡樂。在拍攝紀錄片的過程中,常聽到小銘哥提及母親,可能是打通短短三分鐘的電話問候、告訴媽媽晚點會去店裡、或是提到自己曾與母親處於緊張對立、甚至要切斷母子關係;但卻鮮少聽到小銘哥提及自己與父系家族的關係。

重建街、真理街

喧鬧的淡水,小銘哥走在古色古香的幽靜元吉街,鱗比節次的紅磚房,窄仄的寬度,有不規則的分支通往各大道。其一支,就是通往小銘哥曾就讀的淡水國小,途中,經過的天橋下,是中山北路寬敞深長的身子,有爭相上班、上學、觀光、辦事情的人們及絡繹不絕的車流,對比圓山飯店前,那條有筆直林蔭的迅捷官道,街道名稱能負載的不只是交通,更能是交疊的權力。地圖再現複製的不只是地域空間,更是社會的繪製和編碼。旁支的小徑默默躲在一旁,側身在被規訓收編的空間之外,是悠哉探寶地步伐,在人與空間的賦予及接受認同中,情感滋生,變成珍貴的記憶,就是地方的歸屬,屬於個人的秘密基地。

被觀看的淡水

捷運,從「台北大城」進「淡水小鎮」過關渡站後,便沿著淡水河提,乘著固著的軌道往淡水駛去,跨過關渡大橋,便是一片瞭望無遺的水筆仔樹林,觀音山在對面牽繫。沿著捷運軌道,染著日光,而沿路上大小招牌、廣告,從北投大度路開始就綿延不斷連通到淡金路上,隱隱透露著,這是個刻意被經營發展的區塊。緊沿著台二線,淡水,作為台北都會區周邊的衛星城鎮,已成為房地產業者的炒作對象,促使淡水空間產生蛙跳式的擴張,大批的高層建築也在這時候出現。

從神農氏到廖添丁

2010 年,台灣同志大遊行的晚會中,舞台上站著一位裝扮奇特的男生,他的頭上頂著兩個紅色的尖角,手中拿著稻穗,並且在脖子上圍上了用樹葉編織而成的頸圈。身上的黑色背心上寫了五個大字─「綠黨王鐘銘」。他是打扮成神農大帝的王鐘銘,當時的新北市市議員候選人。

社群主義者

2011 年的秋天,一群人聚集在台北 101 大樓,吸引了大批的媒體和民眾的注意。他們試圖包圍所有的出入口以表達對資本主義過度發展的不滿,並且公開地告誡政府:貧富不均的問題日益嚴重,已經到了令人無法忍受的地步了。類似的活動,至今已在全球 900 多個城市中上演過,而在這裡,我們叫作「Occupy Taipei」(佔領台北)。

WordPress.com.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