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髮灰白,鼻下一抹白鬍子,濃眉底下冷漠而嚴肅的瞇瞇眼盯緊著電腦螢幕,眼神卻不時飄向門口的,是被建築系學生們暱稱阿公的林老闆。採訪週適逢老闆娘出國,讓他一個人顧店。「怎麼不公休算了?」林老闆一個拍桌,「他們也問我要不要去呀。媽的!我也想過鐵門拉下來關了,讓其他同行忙去。可是我去 了,這些建築系的學生怎麼辦?」每天早上,老闆娘阿姨從北投隨著學生們搭捷運,八點一到,拉開一天的鐵門;半夜,鐵門才在阿公的機車轟隆聲中關上。每次要幫學生趕作業,老人家都只能睡三四個小時,就算片刻空閒,仍是得對每一臺機器來來回回地檢査,補紙、換墨水。這次碰上建築系重要的評圖週,只剩下一個人留守,阿公顯得格外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