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位於淡水中正路上的許明祥命相館,左側擺著供奉的廣澤天王、孚佑帝君以及老一輩台語俗稱的「三塊桌仔」,右側則是一台灰色映像管電視機,挨著一張老舊沙發。命相館從1920年開業至今,已傳承至第三代俊淵先生。創始人許明祥先生將店名用毛筆寫在木板上,掛在斑駁泛黃的牆面,經年累月後,「許明祥」三字仍若隱若現。

許明祥先生是中國泉州移民,因對命理學有興趣,拜周妙成先生為師,當時拜師規定嚴格。現在的命相館則是一代傳一代,家人間有興趣會跟著學習,俊淵先生認為算命師更像是「中式的心理諮商師」,要在客人有困難的時候,給予建議和方向,因此特別注重品行,雖然坊間有許多命理補習班,但自己並沒有想開班授課,「怕別人破壞招牌啦!」他笑著說。被問到下一代會不會接手時,他看著兒子聳聳肩:「有讓他們接觸了,不過這是一種文化傳承,還是要看他們有沒有興趣。」坐在第三張桌子埋頭寫作業的少年,抬頭看了我們一眼,害羞的笑了。

俊淵先生是第二代算命師許阿和老先生的女婿,過去曾擔任電腦連接器的工程師,2002年和妻子搬回淡水,後來因為老闆要到大陸開公司,妻子不同意他前往,遂詢問岳父願不願意領他進門。雖然傳統的規定是傳內不傳外,身為女婿的他算是外人,但在尋找適合的接班人時,許阿和老先生仍然以品德為最高

考量,選擇傳承給他。

「許明祥命相館」採用以籤換成卦象,再向客人指著白紙上一個個符號解釋涵義。命理書靜靜躺在一旁,不常被翻閱。「以前最常背『八宮八卦』,因為最常卡住。」俊淵先生回憶許阿和老先生當年給他的「特訓」,平常會隨時給他抽考,常常聊天途中會突然要求他背出卦象,沒有背出來就會被罵。俊淵先生還在一旁幫忙的時候,有時候客人擇日,俊淵先生會把資料抄下來自己算,再跟岳父「對答案」。「人家都說給許阿和老先生算過不用再找別家。」講起許阿和老先生,俊淵先生將背桿打直。

2000年中正路拓寬人行道完工,拓寬後店內的空間變小,三塊桌仔也靠近了。隨著人行道拓寬,中正路上人越來越多,以前還有業務在八里時,人去了碼頭就可以上船,「現在假日坐船到八里都要等半個小時以上。」他說。

過去命相館的客人大多是八里、淡水、三芝人,家裡有很多孩子,往往帶一個孩子來收驚或命名,家長身後會跟著另外5、6個兄弟姊妹,一群孩子在旁邊玩,等到結束後,再一個叫上一個牽著手離開。原本沙發旁擺著一個木馬,專門給孩子們玩耍,但後來被騎壞了,只好收起來。俊淵先生回想孩子們拿店內板凳玩起「疊疊樂」和打彈珠的場景,指手畫腳的描述給我們聽。現在因為網路的關係,比較多從遠方來的客人,有老人、上班族和年輕人,年輕人多問未來規劃,女人大多問感情,男人則問感情及事業,老人則是幫小孩改名或做人生規劃。現在還是會有家長帶著孩子來收驚,卻不太出現成群結隊的景象了。

談到算命的禁忌,俊淵先生認為,最重要的是不可以幫客人做決定,因為算命師只能聽到客人的片面之詞,還有即便知道客人的命數,也不能直接告訴他們,應該要委婉勸說,樂觀面對。「環境的興衰也不能算,那都是人為的改變造就了環境的變遷。」俊淵先生表示。1997年捷運淡水至中山線通車前,淡水迎來交通黑暗期,當時傍晚即沒什麼人在老街走動。2018年底,輕軌綠山線連結了淡海新市鎮和紅樹林捷運站,目前正研擬新建藍海線進入老街,部分店家紛紛掛上布條以示擔憂與反對。

俊淵先生說八字只是時間而已,包含環境、個性都會影響到人的命運,因此八字不是一個人的全部。而命和運要分開來看,在註定的命數中,人的運氣會變動,「命差的時候,就讓運不要更差,命好的時候,要讓運能達到最好。」他在紙上劃下命和運浮動的標示,用數字解釋給我們聽,「我們給客人建議,還是要看『人』怎麼做。」俊淵先生提到一般人算到有「雙妻命」、「雙夫命」都會很緊張,「但我都說這是跟品德有關,只是代表那個人桃花比較好,不代表就會劈腿或是真的會有兩段婚姻。要跟客人解釋命和運不一樣,告訴他們不要緊張,而是因應這個運勢,你能做多少努力改變……」

算命結束,俊淵先生走到後方神明廳前,兩旁牆壁向上延伸,突出的煙囱在頭頂圈出一道長方形天井,光從天井照射下來。俊淵先生的影子向身後拉長,他將寫滿卦象和客人生辰的紙張點火,放進內嵌進牆壁裡的天公爐。紙上的符號、生辰和他劃記的重點,瞬間被火光吞噬,燃燒成灰,從天井上降下碎屑。俊淵先生拍拍頭頂上的灰,走回算命桌。

文/陳品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