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經在淡金路上接近六塊厝漁港時,有一間透天厝,上面掛著藍綠色的招牌「高竿釣具店」,店門口時常停著釣客們的車輛,走進店裡,一支支釣竿陳列在一旁,映入眼簾的是玲瑯滿目的捲線器、救生衣、魚餌等釣魚用具。沈太太坐在櫃台上跟客人聊天。突然有一個客人來買活餌,她起身到隔壁的小房間,裡面有一個白色的大箱子,裝著不同蝦齡的蝦子,是給釣客當作活餌的,一旁的水族箱,還養了滿滿的虱目魚苗。沈太太撈起蝦子秤重後,裝到桶子,「這蝦子都是們自己在海邊養的喔!」沈太太跟客人說。

一名看起來大約60歲的男子走入店裡坐上櫃檯,沈太太告訴我們,他就是老闆沈先生,問起沈先生開店的緣由,沈先生分享:「我開這間店已經快30年了,我本身是在做營造的,會開這間店是因為興趣啦!」他還說:「會開始釣魚,是當完兵想要訓練自己的耐心,想說釣魚需要長時間耐住性子坐在那邊,等魚上鉤,這樣可以訓練自己的耐心,就開始釣魚了。」突然有位釣客走了進來,沈先生隨意地問:「黃仔!今天要去哪裡釣?」黃大哥回道:「六塊厝漁港啊!老地方。」話畢,黃大哥便繼續去準備假日晚上釣魚的用具了。

不一會,黃大哥背上釣具騎上機車,準備到六塊厝漁港釣魚。我們跟隨,一起騎在淡金路上,車子不多,只有幾輛車子呼嘯而過,彎入一條小巷,路旁的民宅大多早已熄燈休息。繼續再往前,路邊只剩荒煙漫草,偶有一兩間小廟在路旁,顯得格外淒涼。穿越過一條條小路,終於來到目的地。選定了位置,黃大哥坐在堤岸邊,把釣具、釣餌準備好後,將發亮的浮標丟進海中,屏氣凝神的看著浮標等待大魚上鉤。黃大哥說他每逢假日總會來這裡釣魚,紓解平日上班的疲憊,釣魚已經成為每個禮拜的固定行程。說時遲那時快,大哥熟練地捲起魚線,把魚抓了上來,黃大哥邊把魚鉤解開邊說:「釣魚享受的就是靜靜等待,不知道魚什麼時候上鉤,突然的魚就上鉤了的快感。」

隔日,我們再回到「高竿釣具店」,一併問起魚港內停泊的一艘艘小船,和白天在店內的牆上看到一幅船的照片的印象,沈先生說:「那是我的船啊,我有兩艘船,分別叫『高竿一號』和『高竿八號』,以前我都會開船出去釣魚,但是現在都釣不到什麼魚了,就越來越少出去釣了」。回憶起以前:「在20、30年前每到假日,很多台北市區的人都會來北海岸釣魚,現在越來越少了,去漁港看看就知道,很多釣魚的人回來都釣不到東西了,只能釣興趣的。」

文/陳浩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