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8日一早,盧先生穿著便服,腰際橫跨著「給我淡北道,其餘免談」的貼紙,與「支持淡北道路聯盟」的夥伴們,在環保署外等候淡北道路二階環評大會續審。議員和里長們坐在一排黃色拒馬後休息,盧先生正和一同在場外的召集人張連榮先生聊著天,馬路另一頭相左的訴求,不時隱約傳到環保署門口,盧先生起出有些憤慨,後來便漸漸忽略這些聲音。天色漸暗,熱絡的造勢後,不論是開發派、反對派,人人眼神流露疲倦。環評委員決議結果,贊成與反對票數各半,發回專案小組重新審査。

「唉!又要全部重頭來過!真的很累!」盧先生望著環保署的大門搖頭。

盧先生剛進入房仲業時,是淡海新市鎮預售屋大增,卻仍十分荒涼的時期,當時家樂福尚未進駐,新市一路三段的新成屋,即使一坪9-12萬元仍少有購買意願,如今房價三倍翻漲。在他看來,淡水是大台北地區的最宜居的地方,富含人文歷史,淡江大橋落成後,離桃園機場路程只需半小時。且107年《國土計畫法》修訂後,考量到台灣人口成長、環境保育問題,將來不得變更國土功能分區、分類,便不能如淡海新市鎮,將農地大規模整地、圈劃為都市計劃區。

從業至今已有8年的他,現在也利用專業知識在新市鎮投資了不少房產,但作為台北衛星市鎮,交通時間相比附近的林口、三蘆區卻仍然很長,房價提升有限。如同咽喉的台二線,在新市鎮落成之後一直為新居民所詬病,於是,在淡北道環評「有條件通過」的結果被高等法院撤銷,2015年準備進入二階環評時,盧先生結識了現在「支持淡北道路聯盟」的這群朋友,決定一起爭取這條醫療與新市鎮交通的「救命路」。他說,許多居民並不願意站出來爭取道路,所以他們利用Facebook粉絲專頁高密度地發布文章、設計宣傳口號logo分送給民眾,而後新北市工務局的專案小組,也時常與他們分享調査結果、交流對策,更在2017年,於紅樹林捷運站舉辦遊行。

經過近20年拉扯,淡北道計畫案歷經多次更改,支持者認為無論在送醫急救與連外交通上,道路都有其必要性,環團與居民則認為他們忽略了淡江大橋分流功能,並質疑新市鎮的計畫,指出其引入人口卻無法提供在地就學就養,才會需要這條「通勤路」。

「但淡海新市鎮二期都是觀光產業、傳產、商業區呀!是可以帶動經濟的。」

盧先生說,作為同期新市鎮,林口發展較好的原因在於落實產業區,然而淡海新市鎮二期受到一期入住率不足影響,而停止開發。盧先生的老家就在淡金路三段,那裡是一排排老舊的三到五層樓步登公寓與透天厝,他手上的土地現在也因「禁限建」不予補償,難以利用。今年初,監察院對「淡海二期」提出糾正案,對此他有些期待,希望未來政府在二期可以先發展產業區,讓舊有的工廠擴大經營,吸引人口進駐後再續建住宅區,解決當地海砂屋,以及大部分居民至今仍使用地下水的問題。即使將來台灣人口無法填補這些房產,以對外置產門檻而言,盧先生肯定外國居民也是一個有消費潛力的市場。

「淡海新市鎮大概10年後就會有賭場了!整個北海岸都會是遊艇停靠碼頭!」盧先生腦海裡,層層疊疊地勾勒出未來夢想家園的藍圖。

走進盧先生的工作場所,出售中的建案一張張貼在門窗上,每張圖片都如他構築的場景一般嶄新,不論已建成或未推出,似乎永遠不會衰老。也許有一天,所有現在計畫中的道路都開通了,而我們想去的地方、想擁有的又更多了。開發的腳步不斷地推著淡水小鎮,生活變得更便利,而我們卻似乎忘了什麼?或者,自有記憶以來,紋路便已消逝?

目前為止,他接待的客戶多來自新北、台北,購買族群以士林、北投、石牌區為主,從台北往淡金路走,不少建案宣傳貼滿沿途華廈,標榜著「一字頭」。相同的價格,在淡海新市鎮可以買到相對寬闊與公設更多樣的社區,但對於本地人而言,雖然公寓大廈更為新穎,但生活機能發展緩慢,只是看著房價節節高升。多年來遇到各種背景的買方,盧先生有感而發地對我們說:「買房要看每坪單價,而非總價,住得舒服,會很想回家才叫做『家』。」說到一半,工作電話又響起了。

對盧先生而言,「房仲」是進入不動產業的起點,即使每個月都有成交,他仍不斷精進不動產知識,並跨足土地開發與營造業做統包工程,如果公司有待售物件需要修繕,也可以同時賺取工程費。他最終希望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建商,也期待未來有機會可以開發自己的家郷。但目前,即使握有其他房產,盧先生仍不想搬家,位在舊市區的家一覽整座觀音山、八里港,與高爾夫球場。面向南方,房屋乾爽。

文/林沛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