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真寺? 太久之前的事,現在早就沒人知道了!」廟方人員無奈地應答著我們的問題,眼神中所透露的疑惑與不解,也使我們明白,前往真相的道路上,充斥著阻礙及困難。

兩層樓高的鋼筋水泥建築,大理石磁磚的牆面,壁上刷著嶄新的白漆,放眼望去,沒有一絲所謂歷史感。在詢問過後得知,原先的觀宗寺早在1996年就移除再建了,堂內供奉的神像亦是近年自外地請回。現在的觀宗寺,與它的過往,相去甚遠。

觀宗寺有紀錄的歷史,可追溯至清朝時期,當時人們稱其為義應宮,寺內主祀地藏王菩薩。當時在淡水遇故死亡的漢人,想要運棺回唐山安葬者,多會暫借在此寺內停柩,等待船期返回安葬。每年7月鬼節超渡亡魂,滬尾街舉行普渡祭典,必先自義應宮起祭。因此,又名義應間或停棺寺。

至於日本時代的觀宗寺,亦名為義應宮,1896年時臺灣總督府為了推廣日語教學暫借義應宮,設立了滬尾國語傳習所。1989年2月傳習所遷往米市街,9月廢止國語傳習所,10月成立滬尾公學校,為日後淡水國小的前身。為淡水地區的教育方面,有著不小的貢獻。直到1901年日本人阿了和尚在此處設淨土宗佈教所,從祀阿彌陀佛,此處遂改稱為和尚間。

二戰後,國民政府來台,此寺廟遂成為了淡水清潔隊的住所,1963年妙湛法師與淡水幾位俗家弟子集資,用今三民街停車場用地跟淡水鎮公所交換此地,由妙湛法師擔任住持在此傳道講經,供奉釋迦牟尼佛,並將建築修建,正名為觀宗寺。

在許多的歷史文獻中,不免看出觀宗寺有著精彩的過去,它從來來往往的香客口中,亦領受了不少的名號。然而《淡水鎮志》、《北門鎖鑰》等書,在提及此處時皆以清真寺代稱之,使得淡水清真寺的傳說,也因此不脛而走。但令人納悶的是,清真寺,是否真實存在過?

為了支持此一設想,必須找到證據加以佐證。在‮٤‬M找資料時,一篇新聞吸引了我們的目光,「發現惠安白奇墓碑,見證淡水回教史跡」,惠安白奇郷位於福建泉州,唐宋時代泉州為對外的貿易港,當時海上貿易興盛,阿拉伯、波斯等穆斯林商人紛紛聚集並從事貿易與傳教。許多穆斯林也因而定居,逐漸形成穆斯林的文化聚落,漢人亦開始信仰伊斯蘭教,惠安白奇即為一例。

而在淡水第一公墓發現惠安白奇郭氏之墓碑,確立淡水曾經出現過回教族群,如此一來,清真寺的建立也許就非屬空談了。曾令毅先生認為:「郭氏部族可能是明鄭時期,隨鄭成功部隊來臺之漢人。但若以林衡道先生之說法,出現於清末的時間點來看,較有可能是開港後英籍馬來之穆斯林,因為馬華亦有許多來自惠安白奇郷,推斷可能為經商者與船家水手鳩資所建。」這使我們信心大增,離真相似乎又走近了一步。

然而,謝德錫先生卻有另一種截然不同的觀點:「關於淡水清真寺一說,我認為真實性不高,惠安白奇郭氏,在淡水當地的群落並不大,其族群的凝聚力低,不足以發展到可以建寺廟的程度。況且淡水的民間信仰相當複雜,要能建立伊斯蘭寺廟而不與其他族群衝突,有些不切實際。」

關於清真寺的傳說,他則說道:「早期的口述歷史多為訪問紀錄而已,並未經由嚴謹的歷史考證與資料調査,去證明所述是否屬實,但這些紀錄被保留下來,時間一長,真實性就無從探究了。所以清真寺是否存在,是値得懷疑的。」

「清真一詞,可能為日本時代的名稱問題。當時,同一名稱常會有數個不同的說法,其原因可能是音譯與字譯上解釋的不同,如義應宮亦有靈應宮、義應間等說法。而清真一詞之由來,興許是淨土宗佛教用語,因日本人日語用詞以及臺人翻譯解讀不同,遂出現清真寺之名稱,這部分亦需要再做調査。」謝先生再解釋。所以語意解讀的貽誤,或是古日語之專有名詞,仍待來日有機緣者再行考證。

真相雖然不得撥雲見日,追尋的過程中,我們也了解到觀宗寺存在的意義,它曾經作為國語傳習所,為淡水地區的教育,打下了發展的基礎。而作為一間寺廟,不論是義應宮還是和尚間,不論祀奉地藏王菩薩還是釋迦摩尼,它在淡水當地居民於急難與無助時,提供了心靈的慰藉。百年來,觀宗寺與淡水在地的聯繫早已深根茁壯,偶爾路過的行人,會在門口佇足,簡單的拜兩下,或許已成為附近居民的習慣。觀宗寺的過去,仍是未來學者們研究的對象,對老百姓來說並沒那麼重要。

或許,淡水曾經有座清真寺,但無論事實如何,它已隨著歷代行人的腳步,在時間的推進下,繼續前行。

文/李承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