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間10點,途經中山路的車輛漸少,工人跨上怪手座椅,轉動孔洞上的鑰匙,在柏油路上頭鋪層鐵板,作為吊車支架與路面的阻隔。銲槍切斷橋面與支柱,溢出燎原星火與躁動不定的聲響,吸引著周遭住戶探出頭張望,路燈如同鎂光燈般聚焦著工程的這一幕,此時一台救護車從清水街駛進中山路,工人倉皇退出。

「碰!碰!」吊車撐起以往淡水國小孩童上學的天橋,一瞬間橋體便降至地面,怪手蓄勢待發地伸出器械穿透鋼鐵,伴隨著銲槍的再次啓動,橋體分為三份,分批離開原地。清晨後,霧氣散去。

文/李品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