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次參加對醫藥之神的大拜拜,總共獻祭兩百頭豬。那天是該神的生日,在淡水北邊約五哩遠的一個小高原上搭起一座草屋,該神就被置坐在那裡……」。馬偕曾在他的日記中,寫下大道公祭典的盛況,130年後的今日,當地長者依然在此分享兒時宰殺活豬的回憶,離家的人,每到了這個時節,總會回來捻香。

藍色卡車載著豬公排排停放,祭品陳設一如往常,只是隨時代轉變,不少人家改用麵線或果凍造型的豬祭祀。

偶然間聽到有些家庭傳給了年輕一輩,接手9年一輪的祭祀。

「桌上那個燈座哪個放左邊,哪個放右邊呀?」

「你幫我google一下啦!」

文/林沛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