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破爛房子叫什麼古蹟?!」議員大聲質疑,位在人來人往的空氣中,充斥著叫賣聲的清水街市場,政府官員、議員與關心的民眾,聚集在重建街與市場街角中,在那受盡風雨的崎仔頂施家古厝前,仔細凝視著經過兩百年洗禮摧殘的紅色磚瓦,低頭討論著這間古厝的未來,最後結果仍是沒有共識。

淡水崎仔頂是一處地勢高於滬尾街的小山丘,此地不僅是北台灣貿易發展最早的地區,也是漢人市街的起源地。19、20世紀,隨著貿易的興盛與移民人群的增加,人們以媽祖信仰中心的淡水福佑宮作為據點,慢慢沿著寺廟後方山勢地形擴散,發展成現今所見的重建街與清水街的特殊山城樣貌,並且逐漸擴充成為淡水第一條商業街,施家古厝就坐落於這條商業富庶的小山城之中。

施家古厝建築於1824年,由淡水大地主鄭榮記所興建,當時稱為「榮記大厝」,建築保存漢人傳統三合院建築形式,有別於老街區改建後大多的街屋建築風格,施家古厝是在老街區唯一僅存的清代合院建築,從風水地理上,施家古厝更是位在馬蹄穴的所在,在滬尾街的龍脈上,地理位置極佳。

1915年,施家古厝轉手至全台最大的木材商施坤山,他將建築作為住宅使用,並將建築改建修復,以弧形紅磚砌成圓形磚柱,牆上的窗櫺與廊牆的磚雕,獨具傳統建築藝術特色,由此可見施坤山家族的財力雄厚。施坤山原來曾在日本時代擔任巡査捕,辭職後改經營木材事業,並取名為施合發商行,日後事業不僅取得日本石油、寶田石油的代理商權,又接手日本人所經營的植松木材屋,在他的帶領之下,施合發商行日益興盛,還陸續設置五家支店、一棟工廠及四棟製品倉庫,成為全臺灣最大的木材商行。 

另一方面,在西部鐵路串通後,施合發商行收購來自台灣各地山區,如阿里山、八仙山的檜木,並將木材制材工廠設置在淡水火車站旁邊,便鐵路能延伸至工廠,方便木材的運輸,為了進口中國福州與日本九州地區的木材,甚至購賣一艘輪船,以淡水可見的大屯山與觀音山為命名的大觀號,以及二艘戎克船合順發號、新達發號,以利木材進出口外銷,此時是施合發商行最興盛的時期。戰後,由於受到八仙山盜林案的影響,才促使這曾經全台最大木材商正式走入歷史。

施家古厝作為施家居所,見證了淡水木材業的興衰,施家不僅僅在事業上有所成就,本身也樂善好施、造福地方,1928年為了慶祝昭和天皇登基,地方募資興建淡水公會堂,施坤山捐款將近一半的資金,受到中央授予七等勳章的獎勵。1937年淡水清水祖師廟興建,施合發商行董事施萬松捐款興建,今天在清水巖前方的石燈籠與石雕上,仍可以看見施家捐贈的落款。施坤山的姪子施乾也因體察街頭流浪乞丐的生活狀況,幫助這些弱勢族群,向叔父施坤山所經營的施合發商行募得大量木材,創立了全台第一間乞丐的收留中心「愛愛寮」,今天位在淡水國小的右側仍設置雕像以紀念,由此可知,施家對淡水地方的建設與社會的發展有著相當的貢獻。

1968年,政府提出淡水鎮都市計畫六號道路的開設計畫,20年後完成土地徵收和補償金發放,但一直到2002年臺北縣政府才決定啓動六號道路新闢工程,計劃將老街拓寬為10米的道路,拆除重建街14號至30號老街屋與施家古厝,新闢高架道路延伸至中正路。消息一出,關心重建街的居民,組成「淡水九崁社區總體經營發展協會」,展開連署請願,淡水社區大學也開辦「重建街工作坊」,搶救施家古厝不被拆除。2005年施家古厝被登錄為市定古蹟,暫時讓六號道路爭議獲得喘息。

支持開發的議員,為了能讓六號道路繼續施行,於2012年與2016年新北市市議會年度總預算中,凍結文化局所提出的施家古厝修復預算,並要求拆遷古蹟,造成施家古厝只修復完正廳而停工,只能以簡單的鐵皮鋼棚來遮蔽風雨。在無法修復的期間,施家古厝的護龍因為風雨的摧殘而崩塌,讓文化資產雖有古蹟之名卻沒有任何保護措施,也使許多關心的民眾控告政府是在破壞古蹟。

這場爭議逐漸讓兩方氣氛劍拔弩張。支持開發者認為:六號道路的計畫遠早於施家古厝被認定為文化資產,重建街的拓寬能讓消防車開進來,可以解決居民的人身安全;支持保留者認為:施家古厝具有特殊歷史意義,應該要保存下來,並認為除非面臨國家重大交通建設,文化資產不應該被拆除或搬遷。 有趣的是,在2019年7月的修復說明會當中,支持開發的淡水清水巖祖師廟迎請「老三祖」來坐鎮,似乎訴說著連神明都在關注這場說明會的結果,來表達對保存施家古厝的不滿。

地方政府也有多處聲音反對六號道路,交通局認為六號道路的開闢對交通效益不大,在工法上因為地形高地差非常大,成為施工做法上的難題。但政府也將矛頭指向反對開發的文史工作者,卻忽略道路有許多不合理的地方。而文化部長鄭麗君,於2018年提出中央代修方案,使得地方政府開始積極處理施家古厝的爭議,在長期的協調與決議之下,未來將以步道的方式取代道路,並於2019年8月啓動修復工程。

施家古厝座落於山頭,俯瞰淡水河的興起與衰落,直至高樓慢慢升起,阻擋了淡水河夕陽的落日餘暉。它嘗盡榮華與富貴,回憶著孩童於庭院遊玩,如今只剩風雨無情的吹打。施家古厝能否重拾往日榮光?美麗的山城能否為未來的淡水寫下新的輝煌?

文/應孟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