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綠燈和行人用永恆的節奏變換顔色和臉龐,東升西落的太陽,陰晴不定的天空,飄渺的雲彩,東來大廈(1988-2019)曾經被裝進畫裏。

如今,東來大廈被一片綠色鐵皮包圍,他像是獨自與敵人廝殺,又或是在悄悄地籌劃重生。期望不久之後重圍褪去,一棟嶄新的大樓,將冠著他的名號,再次登上淡水的日常。

文/陳經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