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的漁人碼頭人潮擁擠,海風縈繞遊人,船隻進港的浪花則叨絮著淡水的歷史。如今的漁人碼頭,雖然早已非傳統漁港,卻依然有不少漁民與釣客,在海上奮鬥,延續舢舨上「魚眼」的精神。

9月週末的上午10點,陽光早已熨燙碼頭路面,不遠處的柏油路,似有熱氣微晃著。陳大哥停好機車,一邊擦汗一邊向我們走來,古銅的脖頸和手腕處有著一點一點的黑斑,手上不難見到多處疤痕,與扭曲的手指關節,那是討海五十多年的印記。14歲便開始跟著父親出航,初期每天暈吐,他笑著說:「暈船的解藥,就是吐到忘記自己姓什麼,不知不覺就會治癒了!」原本擁有數艘大小漁船的他,現在已到了退休的年紀,但閒來無事時,還是會乘著舢舨船,到近海捕魚,或網鰻魚苗。

鰻苗通常會順著洋流游近海岸邊,大船因為船身吃水量較深,不方便靠岸,而舢舨船的體形嬌小,在捕捉鰻苗上具有優勢,到目前為止,淡水還是有許多舢舨船在承擔捕捉鰻苗的任務。鰻魚苗一直以來都相當搶手,主要因為鰻苗無法透過人工大量繁衍,而大部分的海鮮,皆可透過人工培育,且販售鰻苗的獲利,相對高於其他的魚種。

民國50年代左右,鰻魚苗數量較多,一次都可以捕到十多台斤,約一顆西瓜重的魚苗,雖然價格平均一尾只有8毛錢上下,但一趟下來,收入仍相當可觀。現在魚苗大幅減少,有時一天只能捕捉到幾百或幾十尾,甚至空手而歸,近年的平均價格上升到一尾130150元左右,捕獲量較低時,一尾甚至喊上200元以上。

有鑒於此,政府為確保漁業的永續發展,今年起開始規定,31日到1031日之間,禁止漁民捕獲鰻苗,並嚴格搜檢,希望讓鰻苗有多一點時間成長。禁捕期間,部分漁民會選擇改耙文蛤,或保養船隻。在鰻苗如此珍貴的情況下,養殖業者總會精準的計算潮水與船隻回歸的時間,在海港邊等待捕鰻苗的漁船歸來,他們手上往往拿著豐富的餐點飲料,是慰勞討海人的辛苦,也是爭相搶著數量有限的鰻魚苗,逢年過節更會送禮,以維持與漁民間的友誼。而漁民在非鰻苗季節時,也會從事其他捕魚活動,但對比爭相競逐的鰻苗,一般的漁獲就要請認識的業者收購,或是返回漁港後,自行開車載去基隆賣。

雖然鰻苗如同珍寶,卻少有年輕人加入捕鰻的行列,其中一個原因是,老漁民在正式退休前,鮮少分享自己多年經驗才尋得的魚場位置,甚至連親兒子也不教,避免自家人互搶魚場。新生代的漁民必須親身去探索,透過自己經驗的累積,逐步去建立漁場。再者,討海的生活相當勞累,且初期的收入並不穩定,使得年輕一輩加入捕魚行列的人數鮮少,影響淡水舢舨船漁夫的後代,寧願選擇離家就業,不願繼承討海家業。

現在的漁人碼頭,仍有許多舢舨船隻和漁民,但部分已非專業漁民,僅於週末或假日時,休閒出海釣魚。部分船身積水已高,青苔滿布,看得出已許久未使用。情人橋下的榕樹,還聚集著許多老一代的漁夫,他們聊著過去的種種,回憶許多九死一生的經歷。那滿布岸邊的舢舨船身影,正逐漸的消退與減少。會不會有一天,舢舨船和它的身世,將如同漁人碼頭的夕陽,漸漸地沉入遠方的海平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