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對於過去總是嚮往,在淡水,人們對「水」的記憶,曾是漁家孩子下學後,在岸邊戲水,順便為晚餐加菜;是捕撈鰻苗一夜致富;是漁民在岸旁ُN喝買賣;是那鹹淡交界、具生命力的魚場。純樸的生活在工業化的過程中成為回憶的一部分,除了上游水庫建造影響下游水流、含沙量,過去接管率低落時,家庭與工業廢水直接排放河川,更造成生態浩劫。如今,淡水河雖已不再惡臭,但逝去的光景也僅能在相片中回首。漁民們無法透過自身行動改變現況,討海人家只能乘著水流,懷持與河海難捨的情感,盼望著再豐收的一日。

那些乘著漁貨豐盛興起的海鮮餐廳,除了漁人碼頭一帶靠著觀光人潮持續經營的店家,也多已漸漸地從街上消失,但「佘家」、「海風」堅持傳承上一代的味道,伴著食客乘載過往歲月。而修、造船廠亦在產業轉型下,逐步淡出歷史舞台,留下零星幾間船廠,延續前人的軌跡經營。近年來,在政策導向下,漁港逐漸步向觀光化,娛樂漁船透過載客活動,嘗試將淡水的漁業血脈,流向另一片天地。

轉往三芝方向走,靠海處有魚蝦、九孔養殖場,山間小路中亦孕育著溪水灌溉的養殖地。但隨著北部山區氣溫漸高,加上種苗基因問題,溪水養殖場逐漸淡出。不論在海上生活,或於陸上養殖,漁業總必須承擔環境影響所造成的風險,時至今日,又有多少能單純地與自然共生共存?

漁業之於淡水人,曾經是生命的出路,也是與在地直接、純粹的連結。在漁民潮汐規律的日常裡,我們透過這個世代的眼睛,凝視與見證落日餘暉中,漁民的新生與舊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