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圭柔山溪,為大屯火山群匯散溪流之一,集水區面積大約為15平方公里,規模僅次於公司田溪,義山里和忠山里為主要流經範圍。源頭位於三芝區興華里一家名為「北新莊山產城」的餐廳旁,根據餐廳老闆的口述,源頭似乎是地下泉水冒出地面。此溪夾雜於奎柔山路與行忠路之間,流經橋子林、古聖廟行忠堂、椿子林、番子厝,過了淡金路三段即是下游,流過田寮,從海尾子注入臺灣海峽。

步入行忠路的一條小巷,一大片農田及小戶人家盡收眼底。中游的下圭柔山溪穿越一座小橋,恰好有一對兄弟正在釣魚,他們的妹妹正在一旁整理菜園。整桶滿滿的鮮魚即是他們的戰果,其中有銀白色的溪哥魚,還有譽為「溪流精靈」的苦花魚,也稱為石斑魚,它們時常出現在水質較為清澈的上、中游處,肉質鮮美且深受溪釣者的歡迎。從小喜歡接觸大自然的一家,尊敬著大地之母,並懷著感恩的心接收大自然給予的一切。

偌大的下圭柔山溪,來到了下游,卻幾乎無人知曉其名。根據新北市汙水下水道地理資訊系統,淡海一期範圍裡,有著細小藍點組成的排水線路,代表著此區接受完好的汚水管理,一部分的公司田溪也包含在內。然而,圖中的下圭柔山溪則一片空白,毫無任何藍點,可想無人接管此地汙水處理之事務。廢水或許就這樣被排放到了這條溪,也沒有居民會想在此溪釣魚吧。

鄰近海尾仔出海口,看到了招牌標示著「金色水岸自行車道」,但在人們騎著自行車觀賞夕陽的同時,是否會發現海的另一邊—垃圾掩埋場的存在?

1964年啓用的淡水區垃圾掩埋場,2001年關閉,2015年,因為二期開發計劃,進行「遷移垃圾掩埋場工程」招標作業。根據垃圾場管理人表示,此處現在並沒有進行垃圾掩埋,只是暫時堆積垃圾的「中繼站」,白天運送垃圾至此地暫放,夜晚則有政府垃圾車來將垃圾運送至八里傾倒。鄰近垃圾場的淡水動物之家,可在地圖上看到它的所在地,但地圖上卻並未標注垃圾場的位置,而進入垃圾場的入口,也出現「此路不通」的路牌。如今,出海口旁的海灘,顏色些許髒黑,也依然可看到寶特瓶、飲料鐵鋁罐、零食袋、疑似烤肉完忘記帶走的鐵夾還有黑碳……。

垃圾堆積在海岸邊的小山丘上,裸露在外的垃圾,極易掉落至海裡,造成生態汚染,2017年環保局沿著岸邊建立一道防波海堤,以生態工法擷取岸邊的石頭,外層以網包覆,堆砌成一座高牆,防止海浪侵蝕‮&‬سإ‮}‬垃圾沖進      大海。

2017年,綠蠵龜慘死於海尾仔沙灘上,震驚淡水居民與環保團體,他們強烈抗議尚未遷移的掩埋場,使珍貴的保育類生物遭受如此下場。然而,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的陳怡峻教授表示,當時送至這裡解剖的綠蠵龜屍體已長時間腐爛,沒有了頭部,內臟也被掏空,因此檢査不出真正死因,也有從其他地方漂流過來的可能。

2006年,一期開發區的住宅區空屋率極高,過半土地閒置,淡海二期開發計畫因此終止。2012年,計畫重啓,開發區包含了淡金公路以西的義山里,及台2乙線以東的埤島里、北投里、學府里。二期第一開發區與第二開發區佔地大約1170公頃,九成為私有地,其中有300公頃為農田,農民因不願土地被徵收、迫遷,也質疑開發的必要性,於是組成了「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聯盟」,至環保署陳情,此案則進入二階環評。

奎柔山路和行忠路旁,許多土地持續務農,並未休耕,灌溉這些田的用水,即是下圭柔山溪中遊,透過田邊的人工渠道將水引入,方便村民取用。自清朝乾嘉年間修建至今的水田灌溉系統,仍保有其灌溉機能。下圭柔山溪上、中游的溪水,同時引灌中洲子圳和水汴頭圳,依照農田位置和面積大小,分成些許渠道,溪水依循溝道各自流入農田。渠道有延緩水流速度及控制水流量的功能,若遭遇豪雨或颱風,還可關閉水閘門來控制,防止淹水。

開發計畫一旦通過且執行,部分農地將被一一徵收,水圳系統也會不復存在。未來的海尾仔,將有可能成為濱海工業區。然而對環境生態來說,又真的是前進的方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