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原生文蛤主要棲息於淡水河口,但不適合食用,直至日本時期,淡水水產會發現河口的沙岸地形利於文蛤生長,遂引進日本品種。歷經三、四年自然繁殖,河口的文蛤在種類及數量上變得繁多,足以讓漁民捕撈,逐漸形成具在地色彩的漁獲。文蛤產區位於淺水位的河口,漁民趁著漲退潮之際,乘坐體積小的舢舨船,利用竹帆控制方向,逆著潮水放下釘耙,藉著潮水的流動將文蛤帶入釘耙,同時為避免拾獲量過多,而影響舢舨船前進,每隔幾分鐘,漁民便要撿拾釘耙中的文蛤,也因此被稱為「耙文蛤」。

夏季至中秋是「耙文蛤」的季節,此時的文蛤肥美,但當東北季風一到,淡水河中的浮游生物因氣溫下降而減少,文蛤的營養攝取相對降低,未達捕獲標準,所以「耙文蛤」的漁民多半在冬季時,另外從事鰻苗捕撈直到隔年3月,之後趁著等待夏天的空檔,準備「耙文蛤」所需器具,也才有了「夏耙文蛤、冬撈鰻苗」的說法。

隨著淡水河的文蛤產量漸穩,河上一度能望見百艘船同時「耙文蛤」的景象,也帶動了台灣中南部沿海,文蛤養殖業的興起。然而早年並無人工繁殖技術,淡水河的文蛤,成了各地養殖場的蛤苗來源,但其後因養殖場擴大、養殖密度提高,淡水河的文蛤一度供不應求,漁民為大量捕撈,使用密度更高的釘耙,甚至是尼龍網,導致產量銳減,「耙文蛤」的盛況在80年代後便漸漸消失。此外,河川汚染以及上游水庫排放的泥沙淤積,同樣影響了文蛤的繁殖。尤其遇到風災時,大量淤泥沖刷至淡水河口,文蛤遭淤泥覆蓋而缺氧,過剩的雨水亦稀釋了河水的鹽度,皆對文蛤的生長造成影響。日本時期直至今日,有過40年左右的全盛光景,「耙文蛤」的產量從萬斤到百萬斤皆有,漁民能將捕獲的文蛤轉手中盤商,但晚近十幾年,產量下跌,漁民只得到市場直接零售。

近五、六年來,當地漁民與漁會協力,加上水產試驗所‮*:‬三方合作,採樣淡水河捕獲的野生文蛤,進行繁殖試驗,於201711月,投放一百萬個培育成功的蛤苗至淡水河口,並每個月定期追蹤。今年11月,他仍一手控制舢舨船的馬達,一手撮起混雜泥沙的蛤苗投放至沙洲地 ; 為了平均分佈,他只得以人工的方式慢慢地完成放流作業。黃大哥一邊駛向去年復育較好的沙洲地,一邊說:「就是這樣憨憨的放啦,既然有這個機會就做吧!」

如今,中南部養殖場的蛤苗雖然仍有少部分由淡水供應,但大多來自印尼及菲律賓的外來種,因同時混種繁殖,以及飼養密度過高,而無法對症下藥。因此,淡水河的漁民們也表示,儘管文蛤養殖場經營妥善,利潤相對優於傳統的「耙文蛤」,淡水河的文蛤品質仍然較高。傳統的「耙文蛤」在經濟與文化上仍是無可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