آ‮[‬火仔」源自於北海岸原住民的捕魚技法,為台灣本土的百年傳統漁法之一。最初,祖先們乘著四、五人的竹筏或木造小船,手持捆束竹子並淋上煤油燃燒,引誘具趨光性的魚種,但因亮度不足,所捕獲的魚數量較少。隨著漁法的演變與改良,漁民利用磺石的碳化鈣穩定燃燒的特性,點火瞬間會發出「آ‮[‬」、「آ‮[‬」聲響,故被漁民稱為「آ‮[‬火仔」。強大的火光吸引數以萬計於表層洄游的青麟魚(俗稱沙丁魚),船員便趁勢撒下叉手網捕撈一躍而起的魚群。

آ‮[‬火仔」的魚季大約是每年5月到9月,成群的青麟魚隨著黑潮游到台灣的北海岸 ; 漁民通常在傍晚5點左右出航至金山、石門及萬里近海附近進行捕撈,完整作業時間約4個小時。آ‮[‬火船上除了作為號召的船長外,還得有另一靈魂人物—「火長」,以及操網等七、八個人。船長主要工作為駕駛,順著水流潮汐,控制船隻方向及停駛時機 ; 而掌握著火把的「火長」,則承擔了每次「آ‮[‬火仔」收穫多寡的關鍵—尋找魚群、算準時機並持火誘捕 ; 其餘負責操網及填裝磺石的漁民,則是落實「火長」的指揮。因此آ‮[‬火船上的成員,不單憑藉個人長年的捕魚經驗,更重要的是船員間的默契與配合。

然而「آ‮[‬火仔」每年的漁獲量並不穩定,儘管捕撈作業時,青麟魚映著火光群躍而起的景象看似壯觀絢麗,但實際的收穫仍舊得視當年海況、潮汐及氣候等外在因素的影響而定。不同於近年興起的圍網、刺網等一次性大量捕撈所招致的海洋浩劫,「آ‮[‬火仔」受制於海域、季節及魚種,相形之下更能維持海洋資源的永續生存。

從早期直到晚近數十餘年間,全盛時期整個北海岸一度有上百艘آ‮[‬火的漁船,淡水、野柳甚至基隆皆有「آ‮[‬火仔」的足跡,現下台灣只剩下4艘停泊於金山磺港的آ‮[‬火船,分別為富吉、明順、全勝和永漁發,船員們平均年齡都超過60歲。「آ‮[‬火仔」的衰落,不外乎是因為得看天吃飯,特別在地球暖化,海水溫度上升的情況下,近兩年來不僅魚季縮短,漁獲量更大幅減少,甚至只有往年的一半,而且比起其他魚種能加工成罐頭食品,青麟魚主要作為台灣養殖場的飼料,經濟價値並不高,再加上這項技術正逐步地走入歷史,面臨了傳統的傳承困境。「آ‮[‬火仔」的技法需要經驗,「火長」指揮團隊、確立魚群的蹤跡,儘管仍有極少數的年輕人,願意努力從前輩手中接下那火把,但由於魚季過短,آ‮[‬火技術無法在短時間內便上手,而漁民們在魚季外的時間,還得另找其他海上工作,或者四處打零工,既不容易,也不穩定。

آ‮[‬火仔」的式微,引起了文史工作者、觀光協會的關注,政府也在近十年內,開始補助民間旅遊業者與آ‮[‬火漁民合作,在آ‮[‬火魚季時舉辦「金山磺火節」,除了針對金山磺港及「آ‮[‬火仔」進行導覽外,更讓民眾搭上觀光船與آ‮[‬火船一同出海,欣賞「آ‮[‬火仔」壯闊絢爛的捕魚歷程,但這仍舊無法真正解決「آ‮[‬火仔」的困境。當地的導遊告訴我們:「『آ‮[‬火仔』不只作為糊口的工具,同時也是漁民們的熱愛所在,這一年一度的海上活動,是北海岸祖先的智慧延續,而這項技藝的傳承,以及漁獲能否有更多用途,除了漁民們的努力與民間的齊心,亦有待政府予以更多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