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著淡水河岸旁的人行木棧道行走,不時抬頭可望見有飛機從外海飛回,我回憶了高中時期常玩的「抓飛機吃並許願」,有人說抓滿100架飛機吃下後,願望就會實現。

台灣的航空發展溯於日本時期,日本航空在一次世界大戰時,了解控制空中領域的重要性,便積極研發、不斷突破,設計各種機型,第一次大戰期間,各國不惜財力、物力,投入飛機的研發,飛機的發明,使作戰行動從陸地擴張至空中。二次大戰之前,航空技術有所突破,在速度上有極大的改善,因為飛機的製造需要高科技的新技術,因此航空事業的發展程度,成為當時國家現代化指標。

台灣的航空發展,也跟日本殖民統治有著不可分之關係。台灣與日本隔海對望,早年在交通連絡上以船運為主,飛機發明之後,減少兩者之間的航行時刻,更利於統治台灣。台灣地形南北狹長,東西又因中央山脈分隔,彼此連絡不容易,航空的發展促進全島的聯繫,也使郵政貨物的運輸更具效率。日本統治時,更進一步利用飛機進行國境、山林監視,如曾在1919年設置警察飛行班,解決山林中尚未平息的抗爭,為日本在理番上帶來一大益處。凡此種種,皆突顯了台灣在制空性的戰略地位及軍事要地的重要性。

1940年淡水在地理位置及政治考量的關係下,建立了水上機場,名為「淡水飛行場」,位在淡水鼻頭崙東側,西側為殼牌倉庫,是當時日本人所劃定的「淡水雜居地區」。日本時期,淡水河沿岸已無適用的土地,唯獨「鼻仔頭」因地理上突出淡水河,機場跑道正面向著淡水河口,有河道四至五公里長的水面作為天然跑道。

淡水飛行場,是台灣當時唯一的民間航空水上基地,因應國際航空港的需求而開設,它位於橫濱−淡水−曼谷線上,主要功能作為民用長途飛行過程中的加油轉運功能,雖然使用幾個月後,便因為戰爭因素而宣布停用,不過仍有零星飛機曾過境加油。淡水飛行場停止使用後,於1942年曾再度被日軍徵用,支援日軍作戰,如設立觀測站,進行航空氣象觀測,19439月開始,台灣的民航機與飛行場皆作為戰爭使用,所以不再允許民航機於淡水水上機場起降。二戰後,淡水水上機場由國民政府接收,由空軍氣象聯隊及陸軍進駐,不再作為機場,門禁森嚴且神秘。

事實上,淡水水上機場未興建前,即有飛機飛行於水面,1930年義大利兩位飛行員在淡水河著陸,受到盛大的歡迎及款待;1931年紐西蘭飛行家因機器故障,於淡水河上游往下游的方向著陸;1931年間,實驗飛行,曾有飛機飛抵此處。幾次的水上飛機飛行經驗,都使得淡水在建立水上機場更具優勢。

靠近淡水河岸的堤防,看著眼前的河岸,想像著當年義大利飛行員風光降落,而今的水上機場雖然被列為古蹟,卻被軍隊駐紮管制,成為民眾不可駐足之地。此時,一架飛機又從上空穿越,我趕緊許願,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揭開它的神秘面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