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是台灣北部開發較早的地區,17世紀大航海時期,歐洲列強積極向外拓展,台灣因位處要衝,成為列強覬覦的     對象。

1628年西班牙人入侵淡水,於當今紅毛城的位置用簡單的泥土、石塊、石灰建造聖多明哥城(今紅毛城)作為控制河口的軍事要塞,除了搜刮經濟物資、向原住民收購鹿皮,更開採硫礦,使淡水與雞籠在軍事運輸上有緊密的聯繫。1641年荷蘭人率兵擊退西班牙人,並佔領淡水鞏固河口區域的硫磺貿易且重建聖多明哥城,以作為向東探金的據點。

明鄭時期,因政經中心在南部,北部發展趨緩,直至清領時期,漢人逐漸遷入台北盆地開墾,淡水成為當時移民主要登陸的據點,清末時,西方列強及日本不斷侵擾台灣,促使台灣戰略地位提高,而位居北台灣門戶與交通樞紐的淡水,因此積極建設防務,滬尾礮臺正是當時的建設。日本時期又因淡水是台北盆地外港,具有重要的地理位置及經貿軍事價値,受到特別‮*:‬重視。今日淡水的軍事區域大多都駐兵,使得我們在進入與認識上顯得格外困難。

搭乘紅26線公車,從淡水捷運站出發經過小白宮、紅毛城一路搭往漁人碼頭的方向,在滬尾礮臺站下車,便看見刻有「陸軍營地」四個字的小石碑佇立在旁,沿著山坡上的步道往上走,步道右側便是一滴水紀念館,再往上,步道的左側是忠烈祠,而尾端就是滬尾礮臺。

拐進滬尾礮臺入口處,映入眼簾的正是門額上劉銘傳親題的「北門鎖鑰」,放眼望去高聳的厚牆均是礮臺的一部分,不難想像過去它在台灣海防的重要性。

台灣劃入滿清版圖後,海盜猖獗,清政府便於嘉慶年間新建造一座「滬尾礮臺」,其位置背對著紅毛城,緊沿著淡水河口。٪H光緒年間的海防觀,認為須以船隻彌補礮臺機動性不足的缺點,故將礮臺建於近海口的位置,因此,當今這座滬尾礮臺建造之前,已有多座的海防礮臺。

1884年至1885年的清法戰爭,始於清朝與法國在中南半島越南宗主權之爭,同時因基隆有煤礦可供應燃料煤,台灣受到清朝重視,故加強海防設施。1884年劉銘傳來台,發現各礮臺「老舊不合法度」,遂趕建新礮臺,同時,他認為法軍除了攻打基隆以外,也會進攻淡水,當年9月,法軍果然直犯淡水,劉銘傳捨基隆保滬尾,藉保台北城內。台灣在清法戰爭的滬尾戰役中拿下勝利,因法軍在攻打「新礮臺」的斜坡前須經過一片密林,由於密林前後連絡不易,加上缺乏保護前線的推進及戰術經驗,法軍受到清軍攻擊時無能為力,終告慘敗。

北門鎖鑰建造於1886年,劉銘傳聘洋人鮑恩士督造,以昂貴的鐵水泥來修築,走進礮臺正門,便可看到左方有兩個桶狀凝固的鐵水泥,據說是當時建造時所剩之物,廣場僅存地坪基礎與一小部份石砌原為中央兵署建築。再往前,步入滬尾礮臺的甬道室內,裡頭展示著淡水的舊照片。

順著甬道,來到北礮座,其設有8吋徑的克魯伯後膛礮,一旁弧形護牆上有置彈孔,因是副礮座旁的礮座,其平面呈半圓形,射程的方位角較窄。另一側的西北礮座為滬尾礮臺的主礮座,設置12吋的阿姆斯脫朗後膛礮,護牆上一樣設有置彈孔,其射程可以涵蓋整個淡水河口,礮座總共有四座,兩座為一組。國民政府時期,在此礮座加蓋機槍座,站上機槍座便可發現礮臺最外圍是母牆,具有遮蔽及加強防禦的功能,子牆則是礮臺主要壁體,母牆與子牆中間為壕溝,有如護城河般的效果,凸顯隱密性佳的特色。再跟著指標走到另一端礮座,幾個小孩玩著AR的體驗設施,體驗礮臺的威力,為過往嚴肅的軍事基地增添幾分歡笑,也能在子牆上隱約看到不遠前的淡水河,想像當年法國軍艦登陸淡水,清軍奮力抵抗,戰況激烈,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1895年進入日本時期,日本政府仍然將此地作為軍方礮兵射擊的場所,1918年滬尾礮臺旁建造淡水高爾夫球場,周邊的土垣、營壘被破壞,二次大戰時,日軍將滬尾礮臺的巨礮當廢鐵拆除,滬尾礮臺成為「有壘無礮」的礮臺。光復後,改由國軍駐防,直至1985年,列為二級古蹟,開放民眾參觀。沿著參觀路線,一步步見證了歷朝軍隊在此駐守的痕跡。現今空蕩蕩的廣場上,孩子們的嬉鬧聲取代軍事操演的報數聲,即是昔日軍事設施脫下戰爭的殘酷,轉向觀光用途後,親近人群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