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空中鳥瞰,淡水河岸一帶,近海平地狹而長,「礮臺埔」、「崎仔頂」兩個丘陵山崗緊鄰岸邊,半山腰處景色優美,在淡水河畔中正路還沒拓寬、尚未被規劃為商業區以前,從這裡俯視老街,看不見滿滿的觀光商店,沒有在山河前聳立、霸佔景色的樓房,曾最能將水藍與山綠盡收眼底,多田榮吉故居、紅樓、及昔日的白樓都在此處。

雖然淡水港自日本時期後不再為主要出口商港,政府仍將行政資源大量集中於此,加上當時的市區改正計畫和自來水系統建設,相對其他區域來說,這裡較完善的市街生活機能使淡水仍然是擁有許多資源、人口聚集的行政中心,良好的經濟環境讓許多經商成功的人,得以在丘陵緣線上建造私人豪宅,飽覽     景觀。

日本殖民台灣期間,在總督府對日本人特別的保護與優惠政策下,有許多發展得相當順利的商人與官員移居淡水,多田榮吉便是其中之一。他除了在淡水經營自己的商號販賣貨品、擔任許多公、私機關團體的重要幹部,後來還被任命為淡水街長,富裕的經濟條件和政治權力,讓他順利向總督府購買建地,建造私人宅第。從舊滬尾漁港附近,爬上離河岸不遠的小山丘,便可看見多田榮吉住了12年、與家人安居直至被遣返的日式宅院。

這裡內部的空間並不大,卻十分雅緻,庭園水池、蓊鬱的樹木和植物,環繞著一棟優雅大方的木製建築。屋內被墊高的床板上鋪滿榻榻米,在面向河景端用來作為臥房與室外過渡的「緣側」,面積比一般日式住宅來得大,前後都裝置木拉門,如今的多田榮吉故居內,有的遊客坐在這裡和孩子說笑,有的獨自靜望觀音山,也許過去街長也是因為這樣的景緻才選擇定居於此。當時眼界所及,想必更加寬廣開闊。

日本時期,這附近並不像同樣高度的崎仔頂地區集聚許多漢人住宅,相對來說隱密性高,同時又可居高臨下俯瞰整個淡水街區,低矮的樓房不會遮蔽道路,從多田榮吉故居中的庭院就能直接將港灣旁所有行政機關、民宅、商行盡收眼底,如同街長用他的雙眼觀照著淡水的居民。時光苒荏,多田榮吉舊宅損壞的地方大多比照原貌恢復,但過去的紅磚屋、洋房、日式建築多已消失不見。如今貼上磁磚的水泥房屋,道路拓寬後新建四層樓高的警察局,藝術工坊的銅管煙囱在多田榮吉故居前高高聳立,遮擋了從前一覽無遺的景色。

淡水河夕照、觀音山雲霧,美景自然吸引人注目,而在政治、經濟上有權之士則將其納為自己的財產,有如前述順地勢而建造的私人宅院,也有在水上機場旁已被拆除的黃東茂宅,尚待修繕的日商中野宅等,緊鄰河畔近距離觀覽的樓房等等,不論何者,在平民普遍經濟水準不高、房屋狹小而擁擠的時代,擁有山河景觀,不如現在隨意選地、架高樓房就得以取得,背後代表的是頂層富裕人家因應身分地位,對居住品質的要求和權力的    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