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河的水源從雪霸國家公園內緩緩流出,越過了大漢溪,漫漫長長蜿蜒進台北盆地,一路上匯聚了新店溪及基隆河的河水,從油車口朝著台灣海峽流去。自古以來,它日復一日的流著,孕育出台灣北部最繁華的盛景,也曾是全台灣唯一有內河航運的河川。

18世紀的淡水河,曾為台灣人民的生活及農業奠定了厚實的基礎,人們逐水而居,沿著河岸安身立命,在清澈的河水旁種田養鴨,用最原始的方式與河流和平共存。穩定的流量也為舊時船隻提供了便利的進出管道,淡水也因此成為世界貿易與兵家的必爭之地。

日本時期,淡水河的上游被大量伐木開墾,戰後,水利設施的興建,開始造成濁黃的泥沙混著河水至下游堆積,淡水河的航運功能日漸隱沒在大量泥沙之下。同時為了防止不定期的洪患,河岸邊築起堤防,在防止洪水的同時,亦拉開了人們與河岸的距離。

1960年代,在都市化的快速發展下,陸上交通興起而使得水運逐漸沒落,使得人河關係不如昔日的和諧與親密,沿岸排放出的工業及家庭廢水,亦使淡水河清澈不再。經濟開始起飛,河岸旁未開發的土地陸續被怪手侵入,一棟棟高聳的鋼筋水泥,如積木般漸漸吞食了河岸,昔日的記憶深埋於水泥縫隙之中。

為此,在第六期《淡淡》中,我們企劃出「淡水河岸地景變遷調査」的專題,透過漁業港口、通商口岸、軍事用地、河岸民居、景觀住宅及休閒文化等面向,穿越文獻與記憶,回首河岸的景致。河岸的發展是一片片拼圖,我們試圖拼湊與重構昔日淡水河及沿岸的各種面貌,在快速變遷的過程中,守候淡水的人河故事與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