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河畔秋轉涼,幸海宮前人群熙來攘往在店面與店面之間,穿過章魚燒香圍繞的巷口,左手邊由圍起的綠色鐵皮轉變為斑駁紅磚牆,再往巷子盡頭深入,兩幢屋瓦崩塌的清代紅磚建築,呈一橫一豎坐落在新式公寓群中。

另一側位在巷弄前排的清代民居,在年後拆除改建,嶄新的店面平房方落成。路燈下,不鏽鋼鐵捲門拉下,閃著亮光,似乎還沒有新的店家承租進駐。

「那幾棟房子都很久了,產權很多人共有,所以很難處理。」經過的老大哥向我搭話。被子孫共同擁有的清代紅磚房,卻難以串聯後代,只能淪於重建,或傾頹在市區之中,與棄物、蔓草、爬藤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