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來淡水,才發現有人會在路邊賣菜。」吳小姐眉眼中帶有驚訝的神情。在地理位置上淡水緊鄰台北市區,是捷運紅線的尾站,這同時也是從板橋搬遷到新市鎮居住的理由之一,不必緊緊跟隨都市的步調,或許能够因為距離而有特別之處。

吳小姐從事設計業,曾經執行3年的農委會案子,得知了台灣有許多小農,投身許多心力於耕作,但在盤商大量採購的進貨需求下,不被買單。在弟弟需要一份收入時,吳小姐幫助規劃出一間選用有機精緻蔬食為取向的火鍋店,連後端的進貨小農清單都已經準備好,沒有料到弟弟經營一個月後,不願繼續經營,她只好接下餐廳,開始早上前往台北市工作,晚上回到開店販售火鍋的事業次序。

火鍋中使用的蔬菜都是來自小農,有時會加入不在菜單上的當令食材,比如夏天的南瓜盛季。常備菜中,例如地瓜、高麗菜……等,輪流從各個小農進貨,會有品種上的差異。為了維護有機精緻品牌形象,不僅從日本進口醬料與湯頭,還要不斷蒐羅台灣各地的小農名單,以供應店內營業所需。但清冊中淡水當地的農戶,卻寥寥可數,甚且有一道「養生有機蔬菜鍋」,完全仰賴的來源,依舊是金山的作物,導致大多材料必須透過物流運輸,製造出可觀的運輸成本,這或許是謹守目標的興許負擔?

吳小姐運用承包食品公司設計案的經驗,行銷小農產品,像是已經加工完成果醬的外罐包裝,包括在店門口外木架的南瓜、地瓜,也只是推銷給用完餐的客人。隔著大片落地窗,店內火鍋的熱湯發散著煙霧,一旁是菜盤上的蔬菜堆。菜盤中有紫地瓜、玉米、紅蘿蔔、洋蔥、高麗菜……等等,缺少常見於一般火鍋的加工食品,只有一塊刻有小川字樣的百頁豆腐,埋沒在綠葉之中,似是印象中火鍋的必要存在,但與從物流集貨站駛來的車輛一樣,超乎於理想之外。

店鋪開設於新市鎮濱海路一段巷弄內,是介於開發與未開發的邊界,巷弄一邊是尚未建設的荒地。雖說是巷弄,但街道的寬度而可以容納雙向行駛的車輛,對於吳小姐而言,這樣可能才是能够使他覺得舒適的生活距離,人與人之間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