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後方有條小徑,直通山下的清水街早市。

這條小徑由三個略陡的斜坡和曲折的轉彎組成,第一個斜坡旁有一面爬滿綠意的鐵絲網,小徑不寬,卻容得下對向的機。時常可見郵差先生載著滿滿的信件包裹,騎著綠色的機車從山上一溜下山。

經過小徑的第二盞路燈,一隻花貓蹲在路旁的雜草中,像似徹夜未歸的醉漢,不知酒醒了沒,焦躁地瞪著我,沒搭理牠,我繼續前行。在蜿蜒的道路前方,第二個陡坡似懸崖只見遠方的建物,像閒話被中斷的尬,看不見路的延伸。緩緩靠近,才發現藏著落差不大的階梯跟陡峭的斜坡。

走下階梯,一個婦人從山下的路口走了上來,緩緩地走上第三個陡坡,手上拎著滿滿的蔬菜。山下的路口藏的很好,兩棟建築物夾著小巷,看起來是死路一條的防火巷,竟蓋著這條朝山上而去的小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