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午後,我離開觀光客充斥的淡水,騎車前往紅樹林站,査看座落於捷運紅樹林站旁的廢棄房屋。

每次坐捷運回淡水都會注意到這棟建物,位於腳踏車道旁,被樹林以及鐵網圍起,我跨越鐵網並進入。一樓室內因為樹林的包覆而顯得陰暗,牆壁旁散落著地磚材料。逐步來到樓梯,梯階因為長期暴露,受人為跴踏以及天然侵害而磨損嚴重,行走時必須沿著僅剩的平整處來支撐,加上沒有扶手的依附更顯得艱難,一不小心就可能跌落。

來到二樓,似乎仍有使用過的器具及床單,在它周遭的重複塗鴉/圖像及空間包圍下,我心中卻感受到的是另一種可能的自由。牆面不再以粉刷油漆為框限,塗鴉/圖像仿佛是個解放者,讓進入的人們,能够以不同的方式來感受空間。在這長期受馴化的社會當中,似乎還有許多真實的他者,以一種莫名的介入,讓這建築的內在成為獨特的景觀。

從大面的窗戶向外觀看,能够看到捷運系統與紅樹林之後林立著高聳建築。三樓的階梯相對於二樓較為完整,階梯旁的挑空處,人們搭起網狀軟網,似乎是避免人們摔落造成傷害的防護措施,三樓的外牆上,英文字寫著:「Burkerules」與周遭的圖像,像是回應著這棟建築的處境。三樓為頂層,已被雜草佔據,唯一的走道似乎是後來人們所鋪設。這段路途的終點,是用地磚所疊起的物體,中間插著一根桿子撐起一排小型布幔,對照遠方的高壓電塔以及電纜。

我再一次陷入沉思,當建築不斷的被修正及進化,光進不來,風被擋在窗戶外頭,取而代之的是空調設備,那我們享受的到底是什麼?

這棟建築緊鄰紅樹林保留區,建物使用鋼筋混凝土工法,樑柱系統,混凝土牆面,面對捷運行駛處。前面有大開口取得自然景觀,入口處面對腳踏車道,管線裸露,為現代建築,柱體狀況穩定。

經詢問後,建物於捷運站落建前就已施工近完成,但當強大的公共建物興起,作為私密住宅的場所不可能寧靜。取而代之的是捷運系統以及旅遊車道,原有的住宅施工被迫停止,僅留下空殼,但人們似乎並沒有停止使用它,建物的性質重新被定義,它到底該被歸類為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