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滬是早期沿海地區的傳統捕魚設施之 一,先民利用海水漲退潮原理,將魚群 困於其中以捕獲之;石滬也是海岸第一 道防線,巨大的石塊承受海浪的拍打,使陸地避免遭受直接侵蝕;石滬更是重 要的觀光資源,吸引不少遊客慕名前往,為地方風景增添不少特色。

大部分人都知道澎湖七美的雙心石滬,此著名的觀光景點,不僅是旅者到澎湖列島旅遊必造訪之地,也是一處重要的文化資產。事實上,除了離島,臺灣的西北海岸也有不少傳統石滬留存,從苗栗、 新竹、桃園,到新北市淡水、三芝以及臺灣最北的石門鄕一帶,都可以見到石滬的蹤跡。淡水昔稱滬尾,地名來源的說 法之一,便是與石滬有關,若我們在退潮時來到六塊厝漁港,可以看得到數個突出於海岸的傳統石滬,從高處望下十分壯觀。

靠近一點觀察,會發現用以堆砌石滬的巨岩,有不少已經崩壞、散落,似乎年久失修,也不見捕魚的漁民,僅剩釣客站在殘存的石塊上釣魚;石滬內不見魚群, 取而代之的是碎石淺灘,以及隱蔽於其中的螺類、蟹類等水生生物。「這裡的燒酒螺比較新鮮、賀呷啦!」其中一名正彎腰拾取水窪裡螺類的大哥,帶著愉悅的口吻說道,然而進一步追問石滬昔日的光景與使用情形,則得到模糊不清的回應。關於早期淡水石滬的記憶,似乎逐漸被人們遺忘,但我們或許可以從相關資料與紀錄片中,還原石滬舊日的面貌。

淡水開始石滬的建造歷史,最早可以追溯至清代,日本時代甚至多達數十幾座, 當時一座石滬的建造往往需要數年的時間,起造者必須先長年觀察海水漲退潮、 沿岸地形與自然生態,才能決定石滬的位置與形式,接著就地取材,在農作閒暇之餘,來到海岸邊拾取大大小小的石頭,一塊又一塊的緩慢堆砌而成。另外,由於直接承受來自海浪日復一日的拍打,常使堆疊好的石塊崩落,因此石滬建造完成後,也需要定期巡視並用心的呵護。 石滬從興建到落成,再到日後的維護,都需要不少的人力與時間,可以說是集先民們智慧與心血的結晶。

想像乘坐時光機,回到百年前退潮時的淡水海邊,放眼望去一環連著一環的弧形石滬,在陽光照射下,海水清澈見底,各種水生生物悠遊其中;孩童把石滬當作游泳池玩水嬉戲,漁人則帶著竹編的漁具在石滬中捕捉受困的魚群,豐收後回家。然而隨著後來工廠興起導致沿岸生態的被汙染,以及居民生活方式的改變,越來越少人以石滬捕魚,少了平時的維護,石滬便在長時間海浪及颱風的侵蝕下,逐漸崩解;1980 年代,淡水義山及沙崙沿海地區的石滬,更分別因興建垃圾掩埋場與漁港碼頭,被徵收而拆除。海岸第一線屏障被破壞之後,沙灘地快速流失,間接導致了陸地的退縮。

近年來,隨著大眾對鄕土文史、教育的重視,地方人士在考察石滬的歷史時,也希望能够復興特殊的石滬文化。十幾年前,興仁里社區居民計畫在洲子灣海水浴場附近重建石滬,首先以漂流木與攔砂網防止沙灘的流失,接著便開始以傳統工法來修築石滬。

來到興仁里的海邊,這座如海上長城般的石滬,比六塊厝漁港外所見的更加完整,一些細節也得以讓我們更了解先民的智慧:在石塊間的細縫,會發現有不少蚵仔生長於其間,除了可作為新鮮的海產外,也能加強、穩固石滬的結構;走上自岸邊延伸出的巨石塊,可以看見朝外的石塊坡度相對較緩,這是為了要減緩海浪衝擊所做的設計。石滬外潮水洶湧,石滬內的水面卻相對平靜,倒映著藍天白雲;白鷺鷥漫步其中捕食,遊人則三兩成群地在潮間帶戲水、拍照留影。這座現代人蓋的傳統石滬,除了再現長輩記憶中的石滬景觀,更成了社區歷史與生態教育的重要基地。

無論是六塊厝漁港外還是興仁里的海邊,這些淡水海邊僅存的石滬,雖然不再發揮捕魚的功用,但卻以其本身獨特的景觀與背後的故事,重新召喚與塑造了現代淡水人的生活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