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胡米爾‧赫拉巴爾(Bohumil Hrabal)在《過於喧囂的孤獨》中,曾以一個底層工人的獨白,描述主人公在回收的廢紙與書堆裡的生活, 並且由此發現與體悟另一些世界。生命中究竟什麼是舊與新?進步或落後?

在第四期的《淡淡》中,我們試圖調査與走訪淡水當下的各式破敗與衰老的建築。有些人將他們稱為廢墟,有些人稱為閒置空間,從文化資產到公共設施、從歷史遺蹟到民居住宅,人們或以異樣眼光放逐,或以陌生化的審美愛意凝視。畢竟, 他們是人類歷史曾經存在的證明。 當我們撕開標籤,靠近那些已然異化的表皮,進入它們仍留有餘溫的內在,我們是不是還能够賦予一些新意與反思?

這些建物應著人類生活而起,順著時間日漸老去。我們爬進碎裂的瓦礫,在廢與墟之間遊走,在鋼筋或紅磚圍成的空間裡,我們拉長成流線的影子,重印在一個個歷史的角落。混合著不同特色的文資建築與公共空間,為我們保留了淡水從日治至戰後的不同階段變化與公共意義,見證了淡水早期歷史、社會、文化和經濟轉變的痕跡;傳統民居讓我們感受到舊時代的細膩與溫情; 而被資本主義遺棄的現代型住宅,也見證了世俗與商業化的殘酷;但仍然有一些可供再召喚的想像的共 同體/烏托邦─淡水「動物園」,値得我們追隨其精神。它們都像是巨大的露天博物館,我們靠近與沉澱,聆聽它們的聲音與回音。

人們該跴著甚麼前進?從過去走向未來,或是努力保存著當下?當太陽落下,這些閒置空間和它們各自的歷史,又會再度落入繼續衰敗的深淵,或有機緣再奮起更新,成為新興淡水發展中的一部份?我們該緬懷與保留逝去的風華,還是以一種資本與經濟發展下必然過渡看待呢?

觀看著剩下來的外殼、斷裂的外表、 傾頹的內在。請跟著我們的腳步, 在廢與墟之間,練習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