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階段,有不少遊樂園的記憶,那些 長假期的不安,炎熱的煩悶天氣,躁動 的青春情緒,都能在遊樂園裡得到暫時解脫。漸漸長大後,放長假的時間,都被強行拖到學校上課,許多遊樂園也漸漸發展成購物中心,記憶中刺激的設施依舊仍在,只是長大後的我們不再被吸引了。

「躺著玩,坐著玩,趴著玩,還是八仙好玩。」

朗朗上口的經典廣告詞,曾在電視上不停放送,更一度佔據黃金偶像劇時間的廣告。這裡曾是北台灣最大型的水上樂園,夏天有水上樂園,冬天有溫泉,寒暑假時會湧上眾多假期人潮。2015 年 6 月, 發生粉塵爆炸事件,造成多人傷亡,交通部觀光局就此勒令它永久停業,雖受無限期營業,但是全案仍在上訴中,產權明確,但未來方向不定。八仙樂園以及旁邊的大唐溫泉,便一直處於閒置狀態。停業期間,仍僱用警衛,防止閒雜人等進入。

 

帶著重回舊地與好奇的心情,午後搭乘公車抵達最後一站八仙樂園。行進中, 從遠處就能看見部分大型划水道的頂端,一時想到裡面的水會不會沒有放乾淨而長了很多蚊子。最後一個站牌下車, 對面正好是八仙樂園的大門,鐵欄深鎖, 我們從側面的八仙過海橋進入。遠遠的 一眼便能看到「未開放請勿進入」的看板,它仍歡迎了很多不速之客。橋面站著一個一個八老仙的雕像笑臉,地面充斥著鐵絲網以及大型的電線桿則當作阻礙物,遠方僅有一台攝影機。我們小心翼翼蹲低身子,突破重重關卡,一步 一步地踏過鐵絲,越過電線桿,過了橋站在出入口前的廣場。

地面整齊,沒有滿地的枯葉、剝落的瓦礫。棕梠樹矗立,樹下有紅磚堆的椅子可以歇息,坐在上頭往天空一指,鳥飛得很低,低得快要被樹打到。一陣風吹來,綠樹叢仍飄逸的生生不息,靠近 一點還有葉子香味。有那麼瞬間,我十分懷疑這個地方是不是還在運作,停擺的餐車外觀的顏色依舊鮮明。往裡頭一瞧,最後留下來的人隨倉皇收拾的痕跡還在。器具與桌子彷彿只在稍作休息, 輪胎和窗戶只是陽光少照到而顯得有些黯淡而已,輕輕喚醒它們,又能够正常使用。

 

警衛室位在我們的左方,電視機的聲音有一搭沒一搭地傳來,還沒見到警衛室裡有人,一旁停的車子,突然有人從車裡出來,等他慢慢滑著手機走遠,我們才開始探視環境。前方仿唐式的大唐溫泉,木門封起,墊起腳尖也掌握不到裡面情況,靠著門面聆聽,一點回音都沒有。右方則是園區的出入口,從鐵窗門探視裡頭,商品小屋就在正對面,塑膠物品散落在一旁。旁邊是販售門票的窗口,裡頭整個電話被拔除放置在地上,各式票價的字體顏色緊緊黏在板子上,仿佛時間永遠靜止。

我們進不到裡面。在隔絕於外的廣場上四處搖晃,廣場地處寬闊,風吹來的聲音迴響很大,颯颯風聲取代了樂園的歡鬧聲,記憶中的樂園已無法與現今的時空重疊,被風吹亂頭髮之際產生一種錯愕感,這裡會是哪裡?

走離園區側門,我們回到大門口,試圖想看見些什麼,兩手抓欄竿往園區裡一探,覺得此時此刻應該吃個冰淇淋,頭轉向身後對街的店家,屋裡空蕩,裡頭冰箱連飲料都收了起來。依稀記得樂園裡販賣的食品好貴,我們以前大多在外面買好糧食再進去,店家外總是排著長長的隊伍等著。商店幾乎是依著樂園起落的,八仙樂園停業後,店家只剩下招牌懸盪著。當地八里人大嘆人潮沒了, 店家生計大受影響,年輕人也紛紛出外 走工作,八里宛如回到空城,只有卡車司機充當過客。

營業的 26 個年頭,來這裡玩耍的孩子 一代又過一代,被同樣刺激的設施、划水道、人工浪潮吸引,陪同的大人們,不管是否真的童心未泯,來到這鐵定也是開心的。長大以後,遊樂園漸漸不吸引我們被影像養慣的心,再次來到八仙樂園,只剩下隔絕於我們的鐵門,不免唏噓。而經歷了塵暴事件,防護漏洞浮現,社會與論擠壓,即使有一天樂園能在開張,踏入此地的人們,還會認出這個我們夢中與昔日美好的樂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