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老街已然是一個被觀光化了的集合區域,它的生存形式和所有走觀光路線的景點一樣,高度依賴著來自全國各地 以及國外的遊客,所以在老街上最常見到的店鋪,要麼就是伴手禮商鋪,要麼就是與吃食相關的店面。販賣其他內容的店鋪自然也有,種類繁多,數量不少,其存在都構成了淡水老街的商業風貌。在這樣一個寸土寸金的地方,卻有著一整棟都是閒置狀態的房屋─ 舊淡水區公所。

舊淡水區公所位於老街的中心,建物緊鄰金色水岸,可遠眺觀音山、淡水河美景。每到週末,金色水岸的木棧道人潮如織,但是也很少人注意這樣一棟獨立的建築。外來的人似乎都不清楚它的 用處,本地人也不願意主動談起它的過去,建築如今淪為閒置的空間,也無關大部分人的痛癢。

過去淡水區行政機關分散老街各地,因腹地狹小,易造成交通壅塞,各機關辦公廳舍老舊,市府在淡海新市鎮興建市民聯合服務中心行政大樓,去年底落成啓用,包括區公所、戶政事務所、地政事務所、稅捐稽征處、清潔隊、社會局北海岸社會福利服務中心、郵局等單位進駐。所以這樣的一棟大樓就因此被取代而閒置下來。

我經過區公所很多次,無一例外看見的就是緊閉的大門,還有緊貼在大門外拒人千里的的鐵柵欄和鎖。加之外觀毫無修飾顯得冷清,風格與老街的其他建築格格不入,與周邊其他地方生意一片紅火的狀態相比,也有種長者一般的威嚴感和陳舊感。歷史痕跡已難追尋,不過在它暫時性的社會功能上,前方的空間成為臨時的停車場和小憩的據點,或許也算是一種附加價値?

從區公所視窗的位置往裡觀望,除了內部有些空曠的隔間,和外部仍舊還不算陳舊的「淡水區公所」字樣,沒有什麼其它會讓人過目不忘的東西。似乎和任何被閒置的空間一樣,淡水舊區公所成為一個「被抛棄」的對象,有些孤苦有些落寞地坐落於此,見證著淡水河的潮起潮落。

財政局財產開發科長童偉碩曾表示,舊淡水區公所建物面積約 360 坪,將活化利用,其中一至三樓打造游憩及文創消費空間,設置旅客服務中心,招攬文創團隊進駐營運,販賣文創商品,假日推出免費導覽,並規劃小型文史館,展示淡水歷史變遷相關文物資訊等等,預計民國 106 年農曆年後公告招商。童偉碩還說,舊淡水區公所建物也將進行結構補強工程,未來四樓將提供社會局做身心障礙者的小型作業所,五樓規劃做為市民活動中心。

 

大面積空間的長期閒置,最初的設想和行動之間的偏離讓人覺得可惜。今年三月初和朋友一起重走老街,區公所周圍聚集著一小堆一小堆的人,他們在等人,在小憩,在做其他事情……,停在那裡的街頭藝術家用他的行為藝術(渾身塗滿銅色顏料,像雕塑一樣一動不動,小孩子走近的時候突然說話)嚇哭 了一個小女孩,我們被哭聲吸引,抬頭才看見舊區公所整棟建築的前後面都拉起了橫幅,上面寫著某食品企業將要入駐的消息。有些驚喜,至少預示著這裡將會成為一個新生的空間 ─ 有人進入。餐飲企業「呷七碗」成功中標,它即將要以一種外來者和新人的身份加入整片區域的商業運作。

不過這不並影響老街原本的特質─ 本地居民,外來生意人,和觀光遊客向來是淡水的主要組成部分。四月底,趁著週末天氣晴朗,我再次光臨淡水老街和舊區公所。區公所已經開始了整建和裝修工程。建築四周搭起了腳架,工人在一樓有節奏地作業,現場施工的聲音和老街裡各種熱鬧的聲音摻和在一起,像是對自己將要重新擁有新生命的歡呼。 除此之外,能看見建築樓下的一個巨型 戶外展板,上面寫著除了「呷七碗」之 外,「維格餅家」和「小確喜文創」將同一時間入駐。

或許在後續進駐的企業中,我們有機會看到更多與文化和文創相關的店面,但目前這樣的狀況,反應了一種尷尬局面: 商業化主導社會整體經濟發展的今天, 我們對於一個空間的使用,只是考慮它是否能在較短時間內獲利,但是,於此同時,我們又希望賦予空間文化加値的靈魂。

淡水作為一個靠觀光經濟拉抬的發展中城鎮,在保持其經濟穩定甚至增長的同時,需要更多地思考和探尋如何擺脫原生發展模式的困境。文化如何在商業利益中生存,一直是一個値得思考的問 題。一方面我們需要商業操作來保持一 個區域、一個地方、一個行業的生存,但是另一方面,文化亦是支撐著一個區域、一片土地,永續存在和發展的核心價値。淡水區公所與周邊其他房屋和建築的最大區別在於,它既然是一個公共空間,自然應肩負著營造淡水特色文化的責任。

舊淡水區公所要走的路還很長,在習慣用商業標準去衡量文化價値、用金錢物化非物質形態與事物的時代,無論是堅守還是妥協,我們都希望它能够在這棱角分明的社會裡,保留自身那份獨有的柔軟,這或許也是對公共空間的一種真正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