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北10 鄕道直行,彎進大牛稠的巷道,緊接著的是蜿蜒向下的坡,萬發茶廠即坐落在此,俯視位居丘陵凹陷處的聚落。當地居民說,過去那裏的山丘地上都是種茶的,而茶葉採收後無法久放,所以製茶廠多設於茶園邊。現已不復以往了。柏油路一路鋪進村子裡,兩旁雜草叢生,居民順著道路進出,遊客偶而經過,野狗在村子和斜坡上聚集,只剩下萬發茶廠矗立在當時的位置上。

淡水的茶產業開展始於清代,西元1827年移居淡水的漳州人黃太,將茶樹引進栽種。淡水開港後,洋行買辦出生的英國人約翰陶德,發現北部的丘陵適合種植茶葉,創立了寶順洋行專事茶葉加工外銷,請中國茶師和茶工將中國製茶技術引入台灣,進行烏龍茶的手工再製,並以Formosa Tea 之名稱銷至美國,打開台灣茶葉的海外市場。茶葉在當時亦成為河岸的殼牌碼頭倉庫裡的一項儲存商品。而後,因獲利有加,陶德便在艋舺設立茶葉加工廠,與此同時淡水仍在茶寮(註1)內以手工製作粗茶,進行前端作業,再運到大稻埕加工和包裝後由淡水港出口。

台灣的茶葉栽培開始的並不晚,但一直到日治時期(1895-1945),日人認為與印度、錫蘭相比,台灣的製茶產業以手工製造相當落後,引進機械生產並興建茶廠,才將台灣製茶業推進商業生產時期。根據當時的工廠名冊,現在遺留下的萬發茶廠,即為1937 年盧紫先生由茶寮改建的,當時員工只有三名。雨後,我們深入茶廠探勘,站在茶廠內,環顧四週,已經難以看出且想像過去的模樣,雖然結構還算保存完整,但內部堆滿廢棄的家具和建築廢棄料,已成為大型垃圾場,各個時代被遺棄的物品,堆疊在這間被歷史遺忘的建築中。

曾經,茶葉是淡水主要的經濟作物之一,在1920 至60 年代繁盛一時,有500 至800甲的坡地被作為茶園使用( 註2)。如今,我們必須跨過茶廠入口叢生的雜草和積水才能進去。茶廠左邊的屋頂和二樓已經坍塌,地上遍布屋頂磚瓦,蕨類和雜草自縫隙中竄出,橫梁和倒塌的木樁長滿蘚苔,像小型叢林,貓咪偶爾會圈縮在這躱雨。茶廠右邊,亦為主建物,結構完整,陽光難以穿透,戶外有雨時,整個空間更顯陰森。灰塵和殘敗的木材覆蓋原本的水泥地,我無法確定自己腳底下跴的是甚麼,每走一步就和鞋底摩擦發出沙沙沙的聲音;背後屋頂積水穿過破洞滴落的聲音讓人不敢輕舉妄動;外面跑來了幾隻流浪狗對著我們叫囂,不自覺嚇得全身僵硬;起風時,空氣在嚴密包圍的空間中流動迴盪,撞擊牆壁和廢棄物的聲音更令人不敢再向前走。這裡已經不是過去乘載淡水輝煌茶產業的地方了。

日治時期淡水最早成立的製茶工廠在大屯溪流域,當時實施的茶業獎勵計畫,帶來了高收入,因此茶農和當地居民紛紛建立茶廠。一些原為養豬戶的豬農,也將豬舍改為製茶工廠。日治後期,政府將淡水近山的為數不少的茶廠,依照地區畫分整併為十間左右,並持續到戰後。盧紫先生在算是較晚成立製茶工廠的,他在看見其他茶園成立工廠後皆有獲利,便順著風潮將茶寮改為茶廠,一如現在老街上能見的商店,那時的茶葉之於淡水,就像礦坑之於金瓜石吧。

在淡水的農業發展上,茶葉雖有長遠的歷史,但當時並不是台灣最好的茶葉產出地。雖有適合種植茶葉的丘陵地形,但長年潮濕和冬天的東北季風,影響了茶葉品質,再加上技術不够先進,淡水的製茶廠即使到了日治時期以機械化生產,依舊只能負責前端作業,後段加工還是由大稻埕的茶廠執行。連帶的也無法發展茶行和茶藝館等文藝中心,唯一能找到和茶葉相關的行業,只有在戰時興起的花茶坊( 註3)。1960 年代,萬發茶廠交由第二代盧乞先生經營。那時盧乞先生身兼教職並經營茶廠,走過淡水茶產業的鼎盛時期。1970年代,隨著石油危機和中美斷交等外在因素,和日本公司向茶農推銷大型機械,卻同時降低收購量,將整個茶產業拉向下坡而後沒落,萬發茶廠即在此時歇業,同時工業工廠開始在淡水發展。農業沒落,山區人口也外流至都市工作。萬發茶廠駝著整個茶產業的歷史變遷步向今日,因此至今我們只能看見它的荒煙漫草,卻不見它曾經的美好。堆疊的垃圾和隨意擺放的大型廢棄物被風吹日曬,滋養著跳蚤和雜草,風華已然消逝。以農業為主的淡水,終抵不過時代和產業的變遷,曾引領風潮的茶產業在淡水丘陵地上逐漸消失,只剩稻米還能在近山地區看到。近幾年,因休閒農業的推動,淡水山區成立了樹林口休閒茶園,並以種植茶籽為主,提煉茶油販售。這些以另一種形式再度被植入淡水丘陵的茶產業,能長久延續還是成為下一個短暫的風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