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在這裡塗鴉?分明就是破壞文化資產的行為!」「不會呀!我覺得挺新穎的!」

2017 年11 月,淡水福佑宮為提昇觀光人潮,斥資近100 萬元,委託國寶級彩繪大師紀雲煙團隊,彩繪廟旁階梯和圍牆,欲將淡水自然風景和知名景點融入畫中。不料,引起民眾與文化團體的批評,批評一面倒地認為福佑宮的行為不合宜,應停滯工作。

究竟應該追求「新樣貌」與保持原樣?人們口沫爭執,兩造立論相互對抗。已塗上顏料的板塊與皺褶又將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