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配合淡海輕軌工程,使用超過20 年的舊國泰橋已經被拆除。那晚,怪獸般的怪手聚集起來,伸著脖子啄食橋面,然後咀嚼被炸裂的碎塊。隔日,車流一如往常地經過。

小鎮的樣貌日復一日地漸變,不變的是道路被分食的下場。淡水輕軌宛若市鎮中的人造河流,它所流經之處能否能如預期,帶來通勤與觀光的新生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