崎仔頂邊的熱鬧市場旁,施家古厝因長年深鎖於工地中而略顯殘破,但百多年來仍在這裏見證時代變遷。隨著昔日輝煌的消逝,曾經的大宅院也漸成普通民家,就在古厝逐漸淡出地方視聽之際,爭吵聲逐漸靠近蓋過了市場的喧囂。

「幾條路係總幹線耶!」
「這是古蹟,幾款做古蹟!烏白濫使!」
一人拿著古厝破舊樣貌的照片揮舞著,另一方也不甘示弱回應。
「講話大聲就贏哦!」
「這是文化古蹟耶,指定了耶,也編預算要修了,但係攏袂丁袂當……」

古厝內靜悄悄的,一牆之隔的爭執聲被壓低了,聽不到外面市集的叫賣聲,閉目感受這裏特有的氣氛,頂上屋瓦、牆上磚石已在此靜置數十年,腦海中竟開始想像前人在這裏的生活。但當睜開雙眼,畫面盡失,只剩一片空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