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地區的發展拉抬,靠的不是老淡水本身,而是淡海新市鎮。這塊占地 1800公頃的基地,距離台北市區四十五分鐘的路程,近年大批建商前往新市鎮開發。若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新市鎮居民自捷運站返家,還得再花十五分鐘搭公車。淡海輕軌便是建立在此需求上的工程,提供新市鎮居民一種新的回家方式,許多異鄕工人,也因此紛紛來到淡水立命。曾先生是工作於濱海路一段,中國鋼鐵構造公司的輕軌工人,這次工程讓他第一次長時間在淡水停佇,原本就讀化工科系的他,八年前因興趣使然,投身建築工業。曾先生是個健談的人,初次見到他是在吊橋作業的封鎖路段,戴著白色的工地帽子,從施工現場走至禁止進入的黃線邊,穿越禁止線,開始聊起工程的大小事。
早晨八點開工,中午作一小時的休憩,下午一點繼續工作到傍晚,進度到一個段落才下班,這是輕軌工人的日常作息。曾先生每天開車往返桃園、淡水兩地。而若是住在中南部的員工,則會有住宿津貼。「淡水是個愛下雨的地方,每次開到紅樹林雨就停了!」曾先生也講起雨天對工程的影響。「不可抗力的,比如說颱風一定要停之外,最怕的就是打雷。」在淡水的工程、建案,莫不是看見這群體力勞動者的身軀,曾先生娓娓道來彼此的關係:「一般來說政府或建商在建案時都是會外包給營造公司,比如輕軌就是外包給中鋼構,那我們是在高雄的公司,就是南部建商包北部工程,也就是比起你住哪,所隸屬的公司還是比較重要。」
相對於輕軌,負責新市鎮房地產建設的工人,年齡層高了許多。「因為工程現場難免會有危險性,因此都還是會有所屬的公司,只是更換公司的速度可能快一點,像我也是換了好幾家才到現在這個公司的。」說起施工壓力來源最大的部分時,曾先生苦笑道:「之前有個施工路段中間放著白色的板子,民眾就去檢舉說是保麗龍,甚至還有說我們是臨時演員。」另一位同是工人的李先生表示,工人們都看得很開,畢竟人到異鄕工作,又是會直接影響居民生活的工程,反彈再正常不過,換作是你我的家園,難保我們不會像他們一樣。地方建設的得與失,當最後民眾享受便捷交通,政府獲得掌聲,背後卻是這些第一線工人默默的苦力與承擔。
輕軌工程從 2014 年 9 月動土,看著道路縮減迄今已兩年了,影響最大的路段即為淡金路,這條北通石門,南往台北的四線道道路,部分路道直接減半,南來北往的動線只剩下一條。輕軌起初的用意是要拉近淡水與台北兩地間的距離,帶來更便民的生活。如今因施工造成的道路壅塞,交通事故頻傳,居民普遍觀感不佳。
身處異鄕的工人們,面對輿論與媒體的壓力,仍舊恪守本分,知命地進行工作,如工蜂般的準時殷勤,每日依設定好的路線飛行過來,風雨無阻地出現在淡海新市鎮、輕軌沿線道路。工人操作著怪手吊臂,在鷹架上接過起重機垂吊的鋼材,不停建造。當工事落成,使命已在他方,辛勞的他們又會出現在其他地區的早晨與夜晚,重複著他們的勞動與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