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踏入真理街,初秋午後的暖黃色陽光從樹梢上悄悄流瀉而下,光與影的結合,開啟了一條時光的迴廊,帶領我們一步一步走入馬偕博士的一生。純白色的西班牙式的白堊孤廊建築靜靜聳立——馬偕在此結婚、生子,度過餘生。馬偕故居曾在二戰時改為提供無家可歸的婦女的住所,後期則改做彈藥庫,隨著歷史褪去,直至今年五月才改為馬偕紀念館且重新開幕。

開幕至今並沒有大肆宣傳,下午時分也只見稀落的旅客遊走在庭院間。在馬偕紀念館的轉角,一對新人正倚在純白色的圍欄上拍婚紗,時光流轉,老屋走過歷史洪流,不變的是生生不息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