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該以何種姿態面對我們生活的土地?河岸的水上人家,提示我們因著上世紀的時代動盪而來到島嶼的士兵與其家庭;向小鎮中心走去,街角巷口的攤販和中山路上的宵夜組成淡水街上的味覺印象;而越南小吃店和雜貨店,則釋放了同為鄕人的鄕愁。隨著異鄕人這個主題走踏淡水,我們是否也能主動站在彼此各自的座標上理解、看到不同地域間的結合與碰撞,是不是還有遠離中心發展建設的移工族群,或是因婚姻、工作移居的居民正在小鎮上,感受著淡水的熟悉與疏離。二十年前淡海新市鎮第一期工程開始開發,二十年後淡海輕軌也正式動工。新市鎮在建造之初,是為了緩解台北市區過高的房價,以及持續增長的城市人口;連結新市鎮與紅樹林捷運站的淡海輕軌,也隨之動工。來自島嶼各地的建築工人隨著建設而來,從淡金路進入輕軌工地,結束工作後便隨原路踏上歸程,他們如工蜂般來去建設淡水的交通建案,卻從不在淡水市區停留。是不是有人選擇留在小鎮,只為了恪守地方價値?重建街與中正路相連接,卻接不上老街如今的熱鬧繁華。但仍有人持續守護街道,無論以教育傳承抑或是推廣文化的形式,無論重建街作為他們的駐點與否、無論他們來自哪裏,身分的界線區別在他們身上,似乎無阻他們與小鎮的互動交流。
我們該如何面對承載著我們的土地?無論是長久定居於此,抑或只是過客般短暫的逗留者。本期我們以一個異鄕人的角度,嘗試發現、靠近與理解他們,但身分的界定又豈能如此粗糙?生活在小鎮,我們該用怎樣的眼光看待淡水?落地生根的他們認真地妝點,終將離開的他們也留下深刻的足跡,兩方匯聚成為今日的淡水。我們梳理土地曾有的紋路,就這樣跴踏上去,成為曾經走過小鎮的其中一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