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將時光倒退 20 年,照片對每一個家庭來說,都詮釋著一些美好的回憶。但是在智慧型手機飛速發展的今天,照相館仿佛成了古老的代名詞。家中一本本珍藏的相冊現都已蒙上厚厚的灰塵,當年那種想要永續回憶的心情也早已不再。當下的攝影成了一種分享、宣揚的方式,很多東西已在無形之中被改變。但是在淡水,仍存在一些沒有受到過多關注的小店,從始至終秉承著自己的信念。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之外,它們彷彿被施過了魔法,雖不會消逝,也永遠不去順那潮流。如今再踏進這樣的地方,很多氣息已經很難被真正理解。想要嗅嗅那沾了些許灰塵的味道,也許真的要來看一看。

國華數位影像
國華照相館,與清水街的每一家店鋪都沒什麼太大的差別。三不五時有幾位客人光顧,有人時稍顯忙碌,無人時樂得清閒。它並沒有什麼吸引人的魔法,每天有無數人從它的面前路過,一去不回頭。或許只有靠近它,才能猛然驚覺它看起來竟是含有些許滄桑。照相館的門前擺著幾台等待販賣的照相機,從它們蒙著的薄薄的灰塵來看,應該是許久無人問津了。畢竟在這個年代,當道的是那些隨著潮流一起快速發展的物什。踏進門檻,裡面的空間很是寬敞,或說是有些過於寬敞了。若沒有客人到來,這裡可以算得上是冷清。但其實這裡也曾經同時僱用過 22 個伙計,也曾經有過喧鬧的盛況。

老闆是個熱情的人,只要有人走進店裡他便會立刻迎上一張笑臉。哪怕是他的頭髮已經花白,皺紋也在不知名的歲月裡爬上了額頭,可他仍是會給人一種很有活力的感覺。談起這家店,儘管已經過去了38 年,可他仍清晰的記得第一天營業的日子。那時的他懷著對未來的揣測不安回到淡水,在不知不覺中度過了攝影行業風雨興衰的幾十年。上世紀 70 年代,開放兩岸探親,攝影行業開始了風風火火的興盛時期。

淡水好像是一夜間,站滿了各式樣的照相館。一時間攝影養活了幾十戶人家。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在只剩下最後的四家店,一切都延續的越發吃力。到底為什麼選擇了這裡,老闆最終也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或許他也曾有過夢想、有過許多難以忘懷的經歷, 不過那些故事如今只能留給自己。

當被問起現在的生活,老闆笑著說,「我早就想落跑了,我跑得比誰都快。」但話雖如此,面對如今零散的客人,雖是早已沒了當年的盛況,他卻也從未忘記曾經的那些堅持。盡心的服務每一位客人,為了他們而端起手中的相機,滿足他們細小的要求。就像他說的,「我一直維持著我的敬業精神,這是最基本的原則。」

如今的國華,還留有很多珍稀的攝影設備。老闆在介紹這些老古董時,言語之中不自覺的流露出些許對往日風光的懷念。但是無論如何,一個古老的行業打不敗時間的魔咒,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切都終會衰落。如今存留下來的只有無止盡的生活和這間鮮有人問津的照相館。潮起潮落,最終是什麼都不為。但或許,夢想早已變成了故事,一切也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