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翔台北號,甫離港口便失去動力,漂離預設的航路,在一望無際的海面茫然失措。沿著台二線往北,在山與海之間行駛,依著岬彎高低起伏,北海岸的公路先高而低一路如此。在某一個彎道,以為將再迎來一次海闊天空,但風中卻傳來濃厚的重油味。
一艘巨大的貨輪孤立於海面,漆黑的重油自斷裂的船身流出,被海浪拍打上岸,難聞的氣味源自於此潮間帶的生物深陷其中,在變色的道路上動彈不得,身著白衣的清潔志工散佈在深色海岸線上,拿布快速地抹除礁岩上的重油,動作迅速而穩定,來去的人對此投以好奇的眼光或站上礁岩遠望船隻。失去方向大船停滯恍若孤島。海水仍舊柔軟地擺動,無論是海裡或是路上
都吹著同樣刺鼻的海風,我們繼續前行,但貨輪與潮間帶的生物卻進退無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