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的寂寞與憂愁是否能經過一次溫存,把內心暖熱?那些縱情酣暢的時刻,是不是反成為現世中的一刻清醒?台二線上的海中天,裸露的看板毫不掩飾的展現經營性格,成為上學途中男同學嬉鬧的笑料。因為身在學區,地方上多少有指責有憂心,抗議它的存在。不過除了汽車旅館的情慾,這裡過去也是大學生生的保齡球歡樂場、家庭聚餐宴客的場所,與放鬆身心的 SPA 水療館,在竹圍和紅樹林邊交的中線,這樣複合性經營的多元異質更顯得特殊,可惜近期合約到期後部分場所也關閉了。
下課後的中學生,等在海中天的公車站牌前,目標是回淡水市區。從台北快速駛來的車輛裡,偶而會有放慢速度的車子駛過學生的面前,轉進了汽車旅館內,黑色的車窗下學生們看不清裡頭的人是誰,模模糊糊地知道進去旅館是做什麼事。又有幾輛轎車從裡頭開了出來,往哪裡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