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態影像擷取了原只屬於當下的時間,加以潤色、組裝,然後封存。後來的我們得以從電影、MV、電視節目、紀錄片、甚至廣告;重新讀取當時的故事和城市樣貌。觀看動態影像如同時踏進兩個錯置的時空,我們從這方眺望彼端,殊不知其實身處於同一塊土地上。將近半個世紀的影像承載了許多來了又走的人,拆了又再建的房子,而影像讓後人得以翻看,並且持續記錄當代。

年代更迭的歷程用不了多久,便把城市推擠到二十一世紀,順道也把當時的影像帶到了現在。電影是城市的紀錄片─《我們的天空》裡的台鐵北淡支線,在都市發展下早已成為貫穿台北的捷運淡水線;1966 年《聖保羅砲艇》中淡水河畔的洋樓,歷經幾番轉手和火災後,現址則成為全球連鎖咖啡店。人們腦海裡對城市的印象或許會自動汰舊換新,但影像會誠實地描繪土地,不時提醒人們被遺忘的一些曾經。

聽說曾有人因為愛上淡水的夕陽,便決定從此扎根於此;而有些人,即使離開淡水,淡水在他們心中卻依舊保有一席位置。他們或書寫,或拍攝,任由心中的淡水在不同媒介的框架中發酵成形。歌手盧廣仲拍攝的 MV 收錄街頭巷尾的淡水,被攝入鏡的除了廣為人知的觀光面貌,還有他的母校淡江大學。電影《不能說的秘密》也正取景於導演周杰倫的母校淡江中學。而由淡大校友朱天文的短篇創作所延伸出來的電影《小畢的故事》,則被視為台灣新電影開端的經典作品之一。電影把小畢的故事放到淡水眷村,故事便依著河畔風光轉化成時代的集體回憶。透過電影,觀眾隨著小畢的腳步走過馬偕街,在淡水的大街小巷中穿梭;在我們從未親臨卻又無比熟悉的日式宿舍裡,小畢與觀眾都見證了彼此的成長。淡水優渥的地理位置使她從不乏外界關注。舊時為國際來往通商要地的她,曾受到多國的覬覦佔領,造就了現在的中西文化交融。時移至今,鎮上此番獨特的人文環境與自然風光除了吸引本地目光外,仍舊招攬異國關注,甚至引來跨國團隊前來取景拍攝。多年前金城武與志村健就曾來到淡水,為日本的航空公司拍攝動態廣告。這對逗趣的組合在片中共乘一輛腳踏車,穿越重建街與戀愛巷,接著回到老街搭上渡輪,展開接下來的旅程。關注淡水的鎂光燈與日俱增,有異國節目介紹紅毛城,當地特色美食、觀光景點則獲得本土電視節目的青睞。逐漸地,無論是螢幕裡或現實中的她,都長成了人潮及話題不斷的觀光勝地。廣告推銷商品,電視節目追蹤當下熱門的話題,而都市建設與旅遊業同樣興盛的淡水,自然成為焦點之一。公視《我們的島》節目探討台灣環境議題,持續關注及拍攝淡水地區的發展事件,如建造淡北道引起的環境衝擊、淡水河流域汙染,以及淡海新市鎮的土地徵收。城市因快速發展而落下的這些病根,在每集主題各異的電視節目中得到被關注的機會。有別於電影或其他影像的視角,電視節目和紀錄片真實地紀錄現下淡水迫切的需求與癥結,攤開議題尋求回應。

影像裡的淡水有人文景緻,還有散落一地的動人故事:銀幕裡小畢遺留在馬偕街的青蔥歲月,MV 鏡頭攝下的青春回憶;到近年關注觀光美食或環境議題的電視節目,為土地發聲的紀錄片攤開發展底下的端倪 …… 漸漸地,淡水再不只推銷休憩旅遊,計劃都市成為了小鎮的新賣點。房地產廣告利用明星的光環,販賣嶄新的生活圈與瓊樓玉宇。廣告片段中全聯先生推銷著「不怕你買不起」的豪華新屋;印有藝人肖像的建案廣告林立於路旁,鼓吹人們進住淡海新市鎮。攝影機記錄下的淡水在幾十年間逐漸從河港小鎮變為熱門觀光景點;而後明星代言的房產廣告在都市建設中萌芽,佐證小鎮的時代更迭。淡水的樣貌會持續轉換,影像所感興趣的主題也將不斷更替,推陳出新的動態影像就如同淡水近年的高速發展,稍不留神便又化為另一番面貌,而中間所錯過的時間卻只能回顧,無法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