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被阿公阿嬤帶去傳統理髮廳,長大一點後,青春期的我們,開始尋找自己的髮型與設計師,只為了跟上這個變動的世界。但不停流動的外在,卻缺少了小時候單純的質樸,那種一路相伴相隨的記憶,就像是家人總會費心把最好的端給你,傳統理髮廳不起眼,甚至有點俗俗的,但它永遠不吝嗇對你的問暖關心,對你的頭髮會比你更在意,人情味的總總是它最打動人的地方。

在英專路還是一條單純聯外道路的時候,這些理髮廳已經開始他的黃金時代,但隨著時光的變遷,英專路承載了熱鬧繁華,理髮廳隱身在商業地段之外的小路或巷弄間,默默地回應人們的生活,卻彷彿被時光遺忘了。沿著山勢而下的英專路淡大理髮廳,直到吳家阿給為末端的水源街一段再至自來水公司所在的仁愛街,形成了一個不規則三角形區域,而在這區域的傳統理髮廳,以路線為序,分別是淡大、緣、雅各、采羚、家庭理髮、金帝、美格、芳澤、周、亮采等理髮廳。

淡大理髮廳

位在英專路上的「淡大理髮廳」,就在克難坡往下走到底,左手邊幾步遠的位置。店門口停了幾輛機車,裡面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醒目的紅色招牌寫著「淡大專業理髮,30年老店,技術保證,衛生保證,價格合理。」

淡大理髮廳前,高掛著40年的醒目紅色招牌
淡大理髮廳前,高掛著40年的醒目紅色招牌

就像招牌寫得那般自信,裡面的老闆願意把他最好的本領展現給你,阿公的眼神明亮,雖然已上了年紀,頭髮灰白,卻還是總有飛揚的神采。而阿嬤是最佳助手,總是在阿公一理完頭髮,她就趕緊接換過去洗頭。和一般的傳統理髮廳相同,店內客人不多,但來找阿公、阿嬤泡茶聊天的街坊鄰居卻多得很,好像去鄰居家客廳抬槓般,理頭髮變成順便。自彰化上來台北的阿公,從十三歲跟著開理髮廳的叔叔學習,已經理了50個年頭了。以前的學徒都歷經漫長的修習時光,拿著微薄的薪 資,卻要肩負起洗衣煮飯、店內繁繁瑣瑣的大小勞務,大多時間是用眼睛偷學,到了最後一年師傅才會認真的把技巧教給你。三年四個月的學成以後,阿公先在西門町漢中街開了店,和阿嬤一起打拼,生意最好的時候店裡有二十張理髮椅,那時候很多客人是舞女,如果頭髮整理得好,額外的小費都會把荷包塞得滿滿,後來也曾在南京東路上短暫的開店,最後才落腳在淡水,兩個人分工合作扛起這家 店,就這樣在淡水做了快要四十年,阿公說是淡水的純樸和人情味,讓他願意留在這裡。

邊跟客人聊天的阿公,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
邊跟客人聊天的阿公,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

 

而且從嬰兒到老人、學生到教授、工人階級到大老闆,只要你踏進來就是淡大理髮廳的客人,阿公說:「沒剪到讓我滿意,我是不會讓你頂著失敗的髮型離開!」這幾年興起各式百元剪髮,以及年輕人愛的設計髮廊,問阿公會不會感到不平衡?阿公自信的說:「外面那些人自稱設計師,事實上在設計什麼?設計你的錢嘛!我們做師傅就是要剪到讓你滿意,我滿意才再收錢,就算只凸出一根頭髮,我也要修齊才會放你走。」雖然傳統理髮廳不似外面的髮廊時尚新穎,但阿公對自己的專業與細節的堅持,卻絕對比外面講究。必備的毛巾他都只敢用白色的,而且阿公說他都自己洗自己烘,「安內衛生咖五保障啦!」

淡大理髮廳(男士)
英專路149-1號
早上09:30至晚上18:00
每月5、15、25日公休
洗+剪300

 

緣美髮造型工作室

緣美髮造型工作室
緣美髮造型工作室

沿著小路往下順走,小小的招牌遠遠就能見著大大的緣字,寫著「緣美髮造型工作室」。只要一旁的傳統霓虹燈今天有在轉,就表示理髮廳有營業。老舊的明星海報貼滿整個外頭拉門,一滑開就是撲鼻而來傳統洗髮精的香味,和兩三個客人正悠閒等待燙頭髮的從容,阿姨灑在客人肩上的「明星痱子粉」緩緩降落,整個空間則被各式的髮型模特兒海報佔滿。

阿姨是花蓮人,以前曾和姊妹一起開店,後來因為家庭的關係和淡水的好風景,在此自立門戶。開業十八年來,阿姨都選在星期日休息,只求更多跟家人的相處時間,她也很珍惜人與人相遇的緣分,就像店名一樣,對每個人都笑得和善。談到右手邊新開的髮廊,她與淡大理髮廳的阿公有一樣默契,不擔心理髮廳客人日漸減少,反而覺得這樣比較不孤單,聊聊天邊做頭髮,多的是像朋友般的老客人,簡簡單單的就很好了!再問起阿姨做這份工作的最大樂趣,她堆滿笑容看著我:「就是和客人都成為了朋友,變成朋友的客人也成了繼續開店的動力。」就快被時光遺忘的理髮廳,依然還在小巷子裡開張,只要霓虹燈還在轉動,街坊的聊天,那些樸質的人情互動就會繼續,陪理髮廳的毛巾,一起安靜的曬太陽。

沒有花俏的裝潢,只有簡單的擺設,有著單純的溫暖。
沒有花俏的裝潢,只有簡單的擺設,有著單純的溫暖。
阿姨其實一開始抗拒入鏡,但朋友的小孩來店裡,說什麼也要照一張。
阿姨其實一開始抗拒入鏡,但朋友的小孩來店裡,說什麼也要照一張。

緣美髮造型工作室(男女)
英專路137號
固定星期日休息
天氣不好會提早休息
可預約 電話:2623-7170

文/高敏薰
圖/高敏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