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公所要搬家了,連帶著戶政、地政事務所也是。淡水人稱呼的下街,記憶中永遠聚集著人群,特別是外地的遊客,這裡以前是洋行林立的地方中心,今日依然掌握淡水動脈,聳立著機關及銀行。就算淡水人平常不在河邊遊憩,仍不免到此一 行。來去的人啊,公所出來又去了戶政、郵局領包裹、銀行放存款,清水街的菜販毎天從山上帶著自產的新鮮蔬菜到此販售,偶爾還能看見區長跟他打聲招呼。

新的淡水公所,位置卻新的令人陌生。搬遷後綜合了多個單位,熟識的菜販告訴我他仍未去過,似乎是個很新、氣派的建築。有天懷念起河水的聲音,販售完收攤的市場盡頭看見,公所牆面的字已拆下,剩下隱約痕跡和依稀的記憶。匆匆離去,下街的回憶又多了一個。

文/陳彥銓
圖/陳柏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