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愛街-吃飯場所

對前往淡水的觀光客來說,老街的繁鬧與河邊的波光激影,是他們的記憶,但在我看來,除了淡水河外,其實還有許多溪流貫穿這塊土地,但卻被人們所忽略……我是一隻夜鷺,我叫斑尼。
水源地發源有兩處,埔尾與虎頭山,從山上往下匯流進淡水河,我最常去的是夾在鄧公路與忠愛街的庄仔內溪,位於淡水市場旁的仁愛街下,河流流經人們住的房子,也是我生活的地方,這裡的溪流被許多道路掩蓋,更因嚴重的污染遭致人們忽略,記憶中乾淨的溪流早已不清澈,成為臭水溝。難以想像我們還在這裡,雖有龐大的家族,無絕種的危險,但不代表我們在污染河流中不會生病,這也使我們與人類的關係變得矛盾。

除了這點外,其實人類還是有許多可愛的地方,像是旁邊的小吃攤,早上 11 點都會餵我們,美髮廳阿姨也會將剩菜丟進河裡,讓我們在此有了停留的原因,附近的媽媽也會帶小孩來橋上與我們玩樂,阿伯會看一下今天誰沒來,我們與人在溪流的生活上密不可分,但汙染與危害卻很少受到重視,說那麼多,還是希望在未來某天,人類能夠省察自身與環境的關係,喚回記憶中那澄淨的河流。

廢墟工地-秘密樂園

在吃完早午餐後,通常我會與我家人朋友共同前往此處,地點位於鄧公國小對面廢棄的工地,雖沒有河流,但至少是暫時屬於我們的棲息之地,沒有人類,一塊被圈起的樂園,裡邊有許多鋼構的地基,我們常在上面追趕跳躍,玩得很開心,順便聊起生活瑣事,聊聊汙染的情形,誰離開了淡水去往他鄉,開玩笑說也許某天會因水過於汙染而離開此處,但我們還是樂觀的活在當下,希望這塊秘密基地能廢棄更久,我們才有更多娛樂飛翔的生存空間~耶。

班尼 OS『誒~~阿伯在丟肉了,我要趕快去搶』
……

『嘿嘿~吃到了。』

水上人家-飄渺家園

我是陳屯山,55 歲,通常中午我會去仁愛街餵夜鷺,幫他們填飽肚子,每次他們都一群群的往河流靠近,爭搶的很兇,住在淡水也十來年了,白天就在仁愛街溪流旁經營小吃店,收完攤後,通常會去老街逛逛,看一下熟悉的觀音山,或是坐在河岸邊欣賞景色。

在捷運站後方淡水的河口處,有個破破爛爛的建築,干欄式的,又叫蜑家棚,一般民眾叫這邊水人人家,運用簡單的木材就能搭建,聽說會定期做更換,但現在已經很少人住了,他們的生活都比較清貧啦,怎麼說,就有點像社會的邊緣人,過著簡樸、不花錢的生活,在這邊偶爾也會看見夜鷺們,那些愛吃的鳥,還有白鷺鷥的蹤影,就在河口與紅樹林間,好像被迫在邊緣的地方才能安心生存,不受破壞與打擾,也都是被忽略的一群啦,這好像是在地淡水人才會發現的風景,觀光客一般都不怎麼注意,但現在噢,生活節奏太快了,都來去匆匆,應該連本地淡水人都沒在留意或關心這些事情了啦。

 

文/廖斐昭
攝/呂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