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10 月 30 日,因現實資源不足,小銘哥決定將位於竹圍的競選總部關閉,並為熱情的竹圍鄉親、及剔除所有利害關係、擺脫地方政治派系影響後,仍願意支持他的朋友辦了一場「竹圍總部告別派對」,宣告竹圍競選總部正式走入歷史,在這場派對中,人們吃著東西、聊著天,雖有不捨,但仍互相打氣,使派對中充滿了溫暖的人情味及對未來積極的展望。

在 2010 年的市議員選舉、及 2011 年準備立委選舉的過程中,小銘哥都選擇以「安靜、乾淨」的方式競選,他不使用造勢的宣傳車、五花八門的競選旗幟、及過多的大型宣傳看板,而是以騎機車、腳踏車的方式穿梭在大街小巷發送傳單、或是站在天橋下沿街對路人宣傳自己的政治理念。對於他而言,與其讓民眾看到死板的競選標語,不如實際與他們面對面接觸、對話,他說「當政治人物可以跳過所有政治掮客直接與選民互動,那將會是一個成功有效而且有意義的策略。」,即便這樣的競選方式使他與支持者發生衝突,他仍然選擇這麼做。

雖然兩次的競選結果小銘哥都不幸落選,但也因為長期待在竹圍這個地方、願意直接與鄉親互動、參與竹圍工作室、熱心關注著淡北道路、維護樹梅坑溪等議題所付出的努力,使他在竹圍有著不錯的人際關係。

再次造訪竹圍,昔日的競選總部已成了彩繪指甲的店面,總部前的豆花店是小銘哥與竹圍鄉親聊天、聯絡感情的所在,即使已離開竹圍快兩年的時間,老闆娘看到小銘哥依舊熱情的與他打招呼,並說:「阿,剛剛路過的阿伯沒看到你,不然一定會進來跟你聊聊天!」,店面旁的小黑狗饅頭也像認出小銘哥似的搖著尾巴跑出來跟他撒嬌。繼續沿著競選時拜票會經過的路線,穿過熱鬧的民族路來到一間土地公廟,看到正在下象棋的老人們,小銘哥不禁與其中一個阿公開玩笑說:「阿公穿這麼帥喔?」,其他的阿公們圍著訕笑:「他要去找妹妹啦。」,此話一出,大夥笑得更開心了, 廟前廣場瞬間洋溢著歡樂、輕鬆的氣氛,可見小銘哥在竹圍的好人緣並沒有因為他的離開而減退。

位於巷內的樹男咖啡館,是小銘哥與競選團隊開會的地方,竹圍文史工作室,則讓他對竹圍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因為竹圍文史工作室,小銘哥加入維護樹梅坑溪的行列,跟著工作室的夥伴們一起沿溪踏查,從下游一路往上游走,意外發現仍保有自然生態、農業活動的地方,這是他過去不知道、而外地人更是無從得知的事情,為了保護這片珍貴的田地,使小銘哥與竹圍有了更深層的關係、也因為參與樹梅坑溪的復育工作,使他學會如何以細膩、溫柔、和緩的方式討論公共議題。

竹圍原只是從淡水到台北上學會經過的地方,它就像座衛星城市〈臥房型的城市〉,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使竹圍住著大量的通勤族,人們早上便匆匆離開竹圍到台北工作,下班回來也只是吃飯睡覺,毫無休閒娛樂的生活,家僅像旅館似的存在。然而,對小銘哥而言,原本不怎麼熟悉的竹圍,卻因想就近參與、了解淡北道路的議題,選擇將競選總部設在竹圍後,它便成為小銘哥第二個故鄉、革命初期的基地、更是投入社會運動的故鄉,在競選期間,他吃飯、睡覺、開會都在這,而他的第一群支持者也在此現身集合。正因為與竹圍的關係密切,使小銘哥不願看到竹圍淪為衛星城市的下場,他希望竹圍發展出如同公館的娛樂機能,相對於關渡、三芝、金山等地區,成為大台北北區的藝文和休閒的重心。這些地區的居民不需要到離家太遠的地方,就可以滿足休閒、娛樂的需求,但卻也害怕連帶帶動過多的商業開發,使竹圍現有的環境被破壞,對於竹圍未來該如何發展,仍需要仔細的思考與規劃。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竹圍就是指捷運站前、與外界相連的民權路、有著熱鬧店家、攤販的民族路,但對於小銘哥而言,他用著自己的方式、自己的觀點走在自己認識的竹圍街道上,縱使因為資源不足、環境的壓迫使他不得不將競選總部關閉、離開竹圍,但只要淡北道路的議題未解決、紓解往返於台北及淡水間的交通方式未出現,小銘哥與竹圍就絕不會失去連結。

 

文/林欣儀
攝/陳彥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