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隨著「愛淡水、護家園」、「反徵收、反圈地」的口號,拉著布條、舉著手牌在淡水區立委吳育昇黨部辦公室前集合,準備開始遊行,先是經過馬偕銅像來到區公所前,遊行隊伍在公所前一字排開,透過會長及幹部們的帶領,大家將自己的心聲大聲的喊出來,然後居民們輪流說出自己的情況,清子阿嬤也拿起麥克風,告訴來往的路人她家已經被徵收過兩次的無奈,及她不願意再被徵收的決心,不少路人因此而停下腳步聆聽自救會的訴求,一旁的幹部們見狀向前解釋得更詳細,隊伍繼續往捷運站前進,居民們不畏風雨將心中所期盼的對著行經身旁的人們訴說,說著家園是祖先留下來的財產,說著農田是前人留下來的志業,說著自己多想保留這片美景的心願,然而這些路人不是急著趕車,就是趕著前往捷運站的另一頭,那棟大樓豎立在淡水人潮最擁擠、交通最繁忙的路口,是財團進駐淡水的象徵──名統百貨,人們似乎不記得也不在乎淡水的原貌,已經臣服於這些資本主義所帶來的新玩意兒,最近幾年,財團進入淡水、分食淡水的景像越來越明顯,若干年後,淡水還會是那個能保有純樸風貌的小鎮嗎?

遊行的緣起,得從去年的九月十五日說起,這群居民起先是幾個熱愛淡水的人因為不忍淡海二期即將被徵收,也擔心居民誤信了政府開的空頭支票,或是被建商塑造新市鎮未來的假象所蒙騙,於是一同舉辦了第一場民辦說明會,現場的確來了很多居民,並且大多數的人都抱著同樣緊張的心情,不想要離開自己的家園,卻又不曉得該如何表達和爭取。這場說明會邀請到的講者,分別為詹順貴律師、徐世榮教授、許博任研究員、黃瑞茂教授,說明會中四位講者從不同面向去分析淡海新市鎮二期開發計劃,除了講者之外,身為主持人的王鐘銘在會中也不斷提及需要先有組織才能匯集大家的意見和力量,也必須準備好長期抗戰。果然在結束說明會之後,大家都被激起了守護自己家園的鬥志!在結束說明會之後,居民開始相互留下聯絡方式,一起捍衛淡海的網絡逐漸形成了。

但伴隨而來的是居民聚集後該做些甚麼呢?為了弄清楚接下來的走向,成員們聯絡民辦說明會的主辦人們,這些主辦人都是淡水在地的文史工作者、影像工作者、地方政治人物,所有人皆從自己的經驗提供了很多建議,聽過建議後大家開始挨家挨戶發傳單、收集連署簽名,並且製作旗幟和布條,照著當初的建議努力。雖然這段期間自救聯盟逐漸上了軌道,但也吃了不少苦頭,因為幹部們都還在摸索,對政府的操作流程也似懂非懂,常常在跟居民說明時無法訊息傳達清楚,或是碰到不同意見時不知道該聽誰的,導致自救聯盟向多頭馬車一樣,儘管努力向前衝,卻都無法持續到最後,加上始終是幾個初始的成員在運作,所以自救聯盟一度暫停,會長也在這個時候被換下來,整個自救聯盟呈現低氣壓,經過幾次討論過後,幹部門重新改選過,讓新任的總幹事正忠從原本躲在幕後支持,轉而在台前帶領大家,即使正忠對當上領導者仍然感到不適應,但是他那顆堅決守護家園的決心卻表現得很明顯,其他幹部也沒有讓正忠獨自承擔,都一起陪在他的身邊,這反而讓聯盟更緊密了。

走上街頭抗爭,是表現決心的方式, 在聯盟帶著居民到內政部營建署、行政院經建會的陳情活動後,成員們也決定在淡水舉行一場「護家園 ‧ 反圈地」大遊行,在自己居住的土地上喊出自己的心聲,除了徵收區內地主之外,也號召很多關心淡水未來發展、珍惜淡水的人民一起站出來。而營建署也陸續舉辦幾場在淡水的說明會,作為對民眾抗爭的回應,這些說明會多半是誇讚著整體計畫有多麼美好,儘管自救聯盟相信居民可以分辨出真相,但願意站出來的人,似乎沒有如運動初期那麼踴躍主動。歷經官方兩次草率的環評現堪,開發單位和官方對土地認識的疏漏,聯盟認為或許可以藉由提出民間版的環評書,得以凝聚大家的力量,也鞏固大家的信心。於是每個週六的下午,成員們開始聚在一起開讀書會,抱著厚厚的環評書仔細研究,期望找出裡頭的缺失,提出改政府改正的具體憑據,淡江建築的阿茂老師也帶著居民開始著手將淡海描繪在大張圖紙上,隨著每週讀書會的進度,一步步將整幅圖上色,分別出各區的屬性,標示出屋、廟宇、宗祠、水源地,把情感和記憶都畫在圖上,進而做出一份屬於居民想像的安居地圖。

這段時間以來的走訪和調查,累積下的那些圖片和文字,都成了前線作戰的子彈,每當居民在政府審查會議的現場攤開那張大家協力完成的地圖,透過地圖將淡水的地形地貌清楚的展現出來,更讓開發單位計劃書的簡略和草率顯露無疑。或許是因為居民展現出的決心,抑或審查委員看出整個計劃的漏洞,淡海二期的開發計劃案在都市計畫委員會遭到駁回,而在環境影響評估相關會議直接進入需要嚴格審查的二階環境影響評估會議,連著兩次的階段性勝利,也讓忙了半年多的自救聯盟看到一線曙光,但成員們並沒有鬆懈下來,大家都知道這一切得來不易,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趁勝追擊,使整個計畫案徹底被駁回,讓居民能回到安居樂業的生活。

 

文/施冠佑
攝/陳彥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