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淚吧 如果你還需要繼續戰鬥
沒有人知道這場鬥爭還要延續多久
但支撐不下就無法獲得最後的勝利
所以你還是流淚吧
暫且讓壓力從你的面頰旁流下
~林長昇,〈自白〉,1995.3.21

2013 年一月的夜晚,在捷運緩緩行駛的車廂中,王鐘銘靜靜地讀著〈自白〉這首詩,靜靜的流下眼淚。對他來說,這首詩的作者—林長昇大哥是一位未曾謀面的前輩,牽起他們認識彼此的橋梁,除了記載這首詩的《林長昇紀念文集》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們對於反淡北道路的共識。王鐘銘是在 2010 年五月加入「反對興建淡北道路」聯盟,長昇大哥早於 2008 年便開始參與這項運動,但於隔年7月他便不幸地因病與世長辭。留下令王鐘銘深深動容的反淡北道路意念,王鐘銘曾在部落格寫下「我特別強烈感受到,自己真的是那條抗爭運動長河裡的後進水滴。沒有別的選擇,繼續堅持走下去吧。」體會到長昇大哥字裡流露出對淡水地區改革的深切省思和真摯情感,王鐘銘毅然決然以「後進的水滴」的姿態投身於這條反淡北道路抗爭運動的長河。

回溯當時在 2008 年加入反淡北道路運動至今的主要成員,除了長昇大哥外,還有德樺及廖文德三位重要人士。廖文德先生為淡水竹圍在地居民,他們共同反對淡北道路開發,亦是長期在街頭遊說、連署、參與大小說明會、規畫運動策略的夥伴。其實廖大哥原本住在北投,搬來竹圍才未滿 8 年,自參與反淡北聯盟至今,不僅對竹圍了解更深,也多結交到許多朋友。廖大哥曾強調,有黑白兩道的壓力,有妻兒的心理上難免會有所顧慮,但是他的子女都已出外,自己一個人住,沒什麼好擔心的,而且也不願這樣就向惡勢力屈服。常常聽他說「淡海開發案牽涉的利益太大了,對政府來講,財團的利益當然大過我們一般人;要擋下這個開路案,成功機會雖不大,可是難道要眼睜睜地看政府就這樣把那片綠地破壞掉?既然站出來了,就算不會成功,還是要撐下去,最後即使必須抗爭也應該站出來,把我們該做的做到結束,才對自己能夠交代。」如今曾經一起顧連署攤位的三位主要人士,繼長昇大哥因病去世後,又廖文德先生跳河身亡,如今已剩下德樺一人在世,著實讓人感慨萬千,長期共同反對淡北道路的運動夥伴,均感到十分悲傷與不捨。

莫怪乎草根性十足的福齊伯(淡水居民與王鐘銘同為淡北道路訴訟案提告人)在 2013 年 2 月 5 日在臺北地方法院第六法庭上按耐不住心裡的悲憤,向庭上表達強烈的不滿,他認為政府和媒體處理廖文德先生於 2013 年 1 月 21 日晚間穿著自己手寫「反對興建淡北道路」的衣服跳淡水河,結束生命的這件事情刻意打壓,並未多加據實報導讓社會大眾知道,對於這樣的處理方式福齊伯在法院以操著臺語口音強烈表達出對整件事情的不捨與不滿,印象中當時法庭上法官聞訊後第一個反應是:「真的有這麼一回事嗎?真的有這號人物嗎?」可見這件事情確實未在大眾媒體上占足版面,讓社會大眾留下深刻的印象。在當時法官先是露出十分驚訝的表情,隨即回了情緒以法官的身分,告訴福齊伯與庭下各方人士:「處理事情應秉持理性,請訴諸於法律替人民發聲,切莫衝動行事。」以此呼籲民眾遵循既定法律程序,自殺非解決問題的理想途徑。

如今反淡北抗爭運動還是冷卻了下來,在今天,抗爭行動難以再度動員,有兩個層面的原因,第一個是這項訴求不是和當地居民有其切身相關性,反淡北道路並不像新市鎮二期是大面積徵收多數民眾自身家屋,有迫切的危機感;其次是因為已經大規模動員過一次,活動熱度不再,並且當初發起參與這項活動的主要核心團體人物已不再完整如初。反思整件事情發展至今,對於當初投入反淡北道路運動的前輩們,那些種種愛護淡水這片土地的意念起身化為具體行動實踐之舉,更顯得彌足珍貴並著實讓人感到敬佩。

2013 年 4 月 10 日第一次現場進行場勘

在今日,淡北道路環評違法的行政訴訟進行程序到紅樹林現場進行場勘,主要針對開發案執行時是否會超過紅樹林保留區的遇設範圍進行調查,法官於上次 3 月開庭時,在台北地方法院第六法院開庭時認為案情有現場履勘之必要,此事在法官的主導進行下,環保署、新北市府、農委會、世曦工程、淡水地政事務所等單位到淡北道路開發範圍距離紅樹林最近的 PT5 點去測量。在三月十二日法庭上,法官曾提及自己假日帶小孩一同去紅樹林郊遊時的經驗:「只是腳踏車騎過,寄居蟹都會因為腳踏車在地面產生的振動而受到波及,更何況是劇烈的土地道路開發工程,對生態有難道不會有更大的影響嗎?」。其實淡北道路進入一般保護區、自然保護區、海岸地區是明確的事實,然而道路與自然保留區間的關係卻產生爭議。爭議早在 2000 年提出,當時因爭議過大擱置,又於 2008 年前新北市(原台北縣)政府重提縮小長度的新案,將幾年前被環評否決的淡水河環河快速道路,以「淡水河北側沿河平面道路」的名稱借屍還魂,除了長度縮短、路線稍作變更,主要爭議點包括破壞紅樹林保護區、破壞高厝坑區史前遺址、阻礙排洪、強制徵收私有地、花費近 40 億元僅節省 5 分鐘、也未必能改善台 2 線塞車等,但本質不變的就是,淡北道路是一條破壞景觀生態的沿河快速道路,甚至連台北市交通局也不表示支持。

交通學者以及台北市交通局都曾表示:「淡水塞車問題無法光憑這條道路就能解決,只是將交通瓶頸移轉至大度路口,並沒有紓解效果,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淡水比起新北市的其他地區如新莊、板橋、永和等,塞車問題並非最嚴重的,只有尖峰時段壅塞而已,而且已有捷運與淡水輕軌的推行,甚至還可以使用許多交通管理手段,在推行節能減碳的政策下,不該違背國家推動永續綠色運輸的方向,而為了這條不具交通改善功能的道路,卻要犧牲淡水最美的一段河岸,阻卻民眾親水的空間。」但近期在新北市政府的支持下,淡北道環評在 2011 年 6 月有條件通過,2012 年底動土,反淡北道聯盟認為,此案位處「國家重要溼地」和「永續海岸體發展方案」範圍,但環保署未依照環評法第八條規定進行第二階段環評處理,目前提出行政訴訟,聯盟希望以法律行動阻擋淡北道路的興建。

淡北道路行政訴訟持續進行,今天歷經一下午各個單位由法官在現場帶領下,場勘結果是不利於反對淡北道路聯盟的一方,因為勘驗結果發現開發道路距離保留區約還有 29 公尺,這樣的數據是支持可以興建淡北道的。並且隨後在環保署網站上的資料裡,提到:「計畫道路與『淡水河紅樹林自然保留區』之關係,經會同淡水地政事務所及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等相關單位現場鑑界後,已確認計畫道路路權範圍未位於『淡水河紅樹林自然保留區』範圍內」。但其實諸多文獻與專家學者早就明確指出,如台大昆蟲系教授楊平世:「本擬開發路線部份屬於自然保留區,且大部份緊鄰自然保留區,而保留區除了是紅樹林和台灣重要溼地之外,亦為野鳥遷移、棲息重要棲地,又無緩衝區,對野生動物會造成嚴重干擾,不應開發。」並且由台大植物系、台灣省林業試驗所、行政院經建會、交通部觀光局及中央研究院的專家學者發起,請「國際生物科學聯合會中華民國委員會」及「國際環境科學委員會中華民國委員會」兩學術團體,去函行政院各有關部會及省、市、縣政府指出「鑒於該地之紅樹林為本省唯一之稀有植物純林,亦為全世界極稀有的胎生植物純林,為保護此科學研究及自然之資源,請貴府重新考慮或停止開闢計畫以免暴殄天物。」這些文獻資料確實突顯出紅樹林的生態資源珍貴與特殊性,對於 29 公尺是否真的就未造成生態損害應該再審慎評估。

非法正義

結束場勘後,雙方人馬各自離開。場勘結果王鐘銘無疑失去了官司上大部分的優勢,難免顯得一時的沮喪,對於現在辭去小典藏編輯工作而全身投入於社會運動的他,著實備感壓力。一早到淡水地政事務所繳交的四千八百元鑑界費,來源主要也是透過網路向外界捐款募集而來。其實本案爭議點分為交通、生態、景觀、淡水整體發展、審查過程五方面,在歷次環評會議中都舉證歷歷,許多專家主張本計畫不應開發,要求環評委員應該要重視,但建商今天明顯是有備而來,抱持著支持此開發案可以帶動經濟發展與地方繁榮,增加就業,同時兼顧開發保育工作的立場,而且對於法官或是公家單位需要的備審資料和作業程序總是應付地從容且游刃有餘,彷彿在打一場穩操勝券的戰役。王鐘銘最後透露,他認為這場官司如果能做到要求重新進行環境評估,就算成功達到目的,畢竟這這是沒辦法的辦法。並且若淡北道返開發能重新進行環評,他認為應不致於像臺東美麗灣度假村一樣,即使環評沒有通過,建案還是讓台東縣政府卻刻意違反法定程序,違法規避環境影響評估,准許核發建照。

其實紅樹林生態與淡水文化景觀的完整性是無法換算成金錢,因為她存載著許多人的共同記憶,具備著深遠的公共與環境保育價值,不該淪為官方與商人炒房炒地後的犧牲品。雖然都市必須向前邁進,但過程不能不謹慎,時常通車往返竹圍一帶到淡水的人們,不難發現沿途充斥著建案看板,建商廣告林立在公路兩旁,一路延伸過來,五花八門且綿延不絕,淡北道似乎早已被覆蓋。再仔細思考整件事情的發展,淡北路強行蓋下去之後,原本的水岸第一排就已經不再是第一排,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淡北路沿線新蓋的這一排,真正貼近淡水河的水岸第一排,這才是為什麼這麼多有錢人、官員民代想要蓋這條路的原因。呼應廖文德先生之前提到本案涉及黑白兩道間利益甚廣,財團的利益和官商的勾結弊案在檯面下進行,依法行事以美其名開發促進觀光與產業發展之名,不乏破壞永續生態與圖取暴利之實。少數人追求的金錢夢,將帶來多少生態浩劫?整件案情的發展也反映當今社會扭曲的價值觀。又非法的正義是否能抵擋黑色的貪婪?沒有人知道這場鬥爭還要延續多久?

2013 年 4 月 25 日完稿,淡北道路環評的行政訴訟持續審理中。

 

文/林宛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