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海新市鎮作為主要都會區的衛星城市,自始自終主政者所思考的,恐怕就不是一個完整健全的生活型態。淡水,新市鎮,儼然成為兩個不同的地理名詞,然而卻是那麼相近。淡海新市鎮所掛的淡水門牌,到底是真的存在淡水,還是只掛名於此的化外之地。而選擇於此落腳的居民,與淡水的關聯又是什麼?

在淡水的新市鎮

鬧鐘響,醒來盥洗,也許簡單弄個早餐,或直接下樓發動汽車,可能有送小孩上學。離開地下室,開上淡金路,遇上尖峰時刻就咒罵一聲淡水的交通(淡北道通車就塞在上面),開始面對一天的開始。太陽下山,淡水走廊車又開始多的時候,早上的交通晚上再面對一次,舟車勞頓每天往返淡水臺北兩地。雖說終於負擔起自己的房,但也得貸款幾年,暫且不談一直提倡節能減淡而此所消耗的能源,每個工作天固定往返所耗的體力時間卻是自己感受最深。當人問起我住在哪,淡水,但可能沒比他了解更多這地方的事,甚至可以說辛苦了半輩子終於擔起頭起款的那棟房外,我和淡水沒有任何關係。

恐怕這是新市鎮居民的生活寫照。選擇淡水落腳的理由,只是可負擔的房價?

說到淡水應該是個很有特色的地方,但新市鎮所呈現的特色只是個別建案所主打卻是大同小異的社區意象,選擇生活環境的要素竟然只是價格宜人,淡水不具任何吸引人的條件?把地移平建起高樓,新市鎮貌似無中生有,新的人新的房子這一切互相都沒有關係,但在地性不能被忽略,新市鎮並非臺北的旅館。淡水作為輔助主要都市發展的衛星城市並非錯誤,然而只看見臺北而忽視地方發展的重點則會造成整個造鎮計劃的不健全。應該努力創造一令人嚮往的環境,補足淡水舊市區所不足的生活機能,而就淡水的所有的文化環境資源則能提供新市鎮,整合新舊兩區這是一淡水都市計畫,而非個別的新市鎮計畫。也才是淡水吸引人來此的理由,淡水不應單單只是個新市鎮,我住淡水,我和她有關係。

先來後到?

淡水做為北部發展歷史不可不忽視的地方,命運使她遭受邊緣,即便知名的淡水觀光是許多民眾假日選擇之一。不可否認,淡水價值觀持續遭受衝擊,已被改變以及正在改變還有將要改變的事物,以前的淡水和現在的淡水,現在的淡水和未來的淡水。

開發與反開發似乎是兩個對立面,開發者與反開發在線的兩端拉扯,沒有任何妥協的餘地。當開發越為強硬,反開發回應更趨激烈,難道沒有其他方式解決,同時市兩方都能支持的出口?原本存在淡水的居民,或許是喜歡淡水搬遷至此,而居於新市鎮預定區的居民,絕大部分為前幾代便於此落地深根。先居於此的人,卻在後喪失權力,在新市鎮開發計畫區內的居民,在一開始便沒有決定權,政府的徵收之後將此變成新的住宅區,新進居民不會想到這塊地是如何到來。好像是一幅很美的景象,青年終於有力購屋,四周有綠地公園新設學校,交通方便輕軌經過,家庭和睦一切彷彿有生機……

然而不應該是這樣的,甚至連這樣的美景是否達成都是疑問。

當新市鎮建設開始,以前在此生活的居民被移走,當政府開始造鎮的同時,曾經的居民不在,存在的將是自各地而來,一個由不是淡水人所組成的淡水新市鎮。願景想像的受者是花錢來買房的人,邊緣的人只會一再被邊緣化。即便有安置住宅,也是強迫在地居民去接受一新的生活型態,把曾經於此的居民集合在一起,強迫必須接受,他們無從選擇。

什麼樣的居住環境

四月底新市鎮家樂福開幕,淡水沒有大型購物中心的時間空了三年,當日便湧進兩萬人次。這恐怕是建商房仲再多力氣與口水也換得不到的幫助,新市鎮的生活機能又更上一步。九月新市國小開學,明年三月行政大樓完工,新市鎮的生活機能即便仍不足許多,但確實在增加。

但除了基本生活機能,新的造鎮計畫能讓人期待什麼?友善的生活環境,足夠的人行道、充足的綠帶、腳踏車道?但怎樣的環境是友善、親切?心中理想的生活型態應該是什麼樣子?

政府在推動信市鎮建設時的諸多想像,卻在實際行動時換為一區塊一區塊的顏色,這區塊式住宅區,另一是醫院,學校等。當土地標售出去,最終決定權便掌握在建商手中。臺灣賣房常常強調的幾點,離捷運近、幾房幾廳多少錢、水岸美景、室內實景之類,但鮮少有建商會說生活於此你能感受到什麼,到底是自己選擇的生活型態還是被決定的生活型態?甚至每個大同小異的建案,強調內部社區所達到完全的排他性,緊鄰基地線的建物,道路人行道緊挨著建築,除了公園生活周遭還有多少綠帶?而比鄰的建築除了稍微通風還有什麼景觀?和鄰居的關係是沒有關係比起任何關係來的好?常說都市的小孩好可憐沒有什麼沒有什麼,但似乎沒有反思我們可以幫自己或小孩給予什麼?到底要在創造一個友善的生活環境,還是只努力把房子堆高期待塞滿人?

 

文/陳彥銓
攝/陳彥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