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捷運開通,捷運成為淡水與台北地區來往的重要方式,再度將人潮帶往火車停駛後的淡水,2001年政府全面實施周休二日,淡水更被視為台北的「後花園」,提供都市人假日出遊的好去處。

週末時的人流,從擁擠的捷運車廂漫溢而出,集體走向河岸的「金色水岸」,有人悠閒地漫步於河邊,有釣客垂釣在圍欄上,時不時迎面而來騎著腳踏車的人,河水旁商家的門面,爭相掛起五光十色的招牌,賣力地招攬客人,直到夕陽落下後,低垂的日光斜射水岸上,人的影子被拖移的很長,充斥著老街的每一處。

無論是曾為外國人辦公的紅毛城,還是昔日通商口岸門面的海關碼頭,如今都被走馬看花的外地人潮填滿;沙崙海岸用以捕魚的石滬,早已掩埋在漁人碼頭之下;眾多的閒置空間,即將成為下一個政府招商的BOT合作案,沙崙海水浴場自然也在名單之列。淡水面貌一點一滴的改變,中正路的建築立面早就不是過往的面貌,在上班族和學生開始透過捷運線通勤之前,大多數的街屋泰半已然改建,而在2000年中正路拓寬後,僅存的建築體,不留餘地的被拔起。

於是,小鎮只能漸漸地被人海給淹沒,漁人碼頭、滬尾礮臺、海關碼頭、多田榮吉故居……,一個個被形塑成觀光景點,連同淡水河畔令人神往的暮色風光,亦在1966年被鎮公所規劃為淡水八景之一,而後填河造陸而成的金色水岸,2010年無庸置疑地入選為淡水新八景。如此的種種,會不會僅是觀光客按下快門下的一種背景而已?

夜幕升起,望向淡水捷運站一旁的廣場,上頭有位全身漆滿金屬顏料的街頭藝人,站立在箱子上一動也不動,期望能够吸引了來往的人們佇足打量。人群再度回到捷運站與停車場,急於早一點離去,此刻,又有誰會在介意廣場上的金屬色調物體,是人還是銅像呢?